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任务

☞警察胖×警察雨
☞生贺活动点梗 @别闹闹闹
 

  
        樊振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将副驾驶的座位后腿足够让自己的腿面上放下个笔记本电脑。他头上挂着耳机,电脑屏幕上是大楼里几处监控器监视到的画面。画面很模糊,不过还好是彩色的,通过服饰颜色还是能够辨别出他的队友以及要监视的人。耳机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声音经过磁化,也仍然能听出鼻音。
 
        “他们进咖啡厅了,身边就跟了两个保镖,不在近处,在店外面,便服。”周雨扶着耳朵上挂着的联络器,在咖啡厅对面的休息区沙发上坐着。樊振东嗯了一声,放大了咖啡厅里监控器的画面,两个西装革履的人坐在了店内靠墙角的位置。“附近有人埋伏,刚才过去的好几个人都明显的往咖啡厅里面看。”耳机里又穿来了一个女声,是陈幸同,这次阻止黑帮交易接近目标人物的任务里,和周雨做搭档。
 
        “大概多少个?”周雨问,“注意到的有十几个,估计远不止这么点。”陈幸同回答。樊振东将画面放小,对着联络器说:“昕哥,你的狙击点得换了,他们的位置不靠窗,在咖啡厅最里面靠墙角的位置。”喀啷喀啷收拾枪支的声音,紧接着是许昕低声的一句:“没想到这几个大佬还挺注意的,不会是知道今天有警察在这吧?”“不可能,这次任务知道的人都细细排查过了,没有插进来的钉子。”樊振东反驳。
 
        “诶呀,小胖你今天火药味很重啊,因为负责接近目标的是小雨和幸同吗?”许昕开玩笑似的,背好了装着狙击枪的小提琴琴包,打开了房间门从原定狙击点离开。樊振东看了眼面前的大楼,商厦布满玻璃的楼面反射的阳光刺得他眯起眼睛。“才不是。”樊振东赌起嘴,“小雨可是说了跟我搭档最默契。”
 
         耳机里是接连三个人噗嗤一声笑出来,樊振东按着键盘让监控器转了个角度,撇撇嘴:“笑什么啊!雨哥你就说你说没说过?”周雨强压着笑声:“说过说过,我跟咱们胖儿搭档最默契了。”
 
        话刚说完,周雨突然察觉到了异样。
 
        保镖的眼神似乎是随着路过咖啡厅门口的陈幸同的。
 
        刚才开始陈幸同在咖啡厅门口已经路过了至少三次,这些保镖都是跟着黑帮的头目见过世面的人,自然会觉得陈幸同反复路过有异常。如果这次接近目标的任务失败,他们组一个月的努力都白费了,安插在黑帮内部的张继科恐怕也会被怀疑,凶多吉少。
 
        周雨摘了联络器,从休息区一路小跑,还不忘环顾四周假装自己在找人。等到他七拐八拐接近咖啡厅时,目光锁定在陈幸同身上。陈幸同对于周雨突然离开自己所在的监视区域有些惊讶,正要冲他打手势,结果周雨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来抱住她。
 
        “同同你可别乱跑了,找你好久啊!”
 
        不仅被抱住的陈幸同懵了,通过陈幸同的联络器听到周雨说的话的樊振东和许昕全都懵了。这是发生了什么?同同是什么鬼雨哥你从来没这么叫过我啊?陈幸同整个人僵在周雨怀里,周雨抬眼瞥了一眼咖啡厅门口——原本盯着陈幸同的保镖有些尴尬的转过了头,果然奏效了。
 
         周雨摘掉陈幸同的联络器,松开她,拉起她的手。陈幸同还没反应过来呢,周雨就捏了捏陈幸同的虎口,捏了三下,陈幸同心下了然,是被人怀疑了才采取了这样的行动。
 
        然而没有看到到他们的小动作以及保镖的眼神的樊振东在车里几乎是崩溃的。
 
        周雨你神经病啊你突然抱幸同干嘛?你还摘联络器?你还牵手?人家保镖都没眼看了你要干嘛啊?你还跟不跟我世界第一好了?那个喊小胖不胖的雨哥哪去了?大雨胖沱还好不好使了?
 
        脑子里就跟刷弹幕一样,嗖嗖的被一堆问题刷满屏,樊振东抽了自己一下,让自己的思绪赶紧收回来。周雨不可能没缘由的去抱别人的,肯定是发现了异样才采取了紧急措施。
 
        毕竟樊振东才是周雨真正的男朋友。
 
        “枪架好了,能看到他们。”耳机里传来许昕的声音,樊振东嗯了一声,转换监控器让画面能够拍到周雨和陈幸同。毕竟此时他们两个人联络器都没有带,那边现场的情况如何只能通过监视器看。
 
        周雨拉着陈幸同进了咖啡厅,坐到了离两个头目隔了一个桌子的地方,向服务员点了两杯咖啡和一个小蛋糕。
 
        热咖啡被端上桌子,深褐色的液体表面袅袅升起白雾。周雨已经不知道手臂上发凉的是咖啡的蒸汽还是自己的冷汗了,毕竟贸然摘了两个人的联络器,又如此接近目标人物,这些举动实在是太冒险了。
 
        两个人小声闲扯着,竖起耳朵听着旁边的人的谈话。两人交谈内容表面听不出毛病,其实都是黑化,内容无非是与往外走白粉有关。周雨听出他们所说的几条线路,这才发现他们这次接近的并不是头目,但应该也算得上是二把手三把手。
 
        这下必须联络樊振东了。
 
        周雨抬头刚要给陈幸同使眼色,陈幸同就冲他眨了眨眼,然后看了一眼目标人物。周雨心下了然,“脸上沾东西了。”周雨说着,抬起手,“不小心”碰倒了陈幸同面前的咖啡杯。已经晾温了的液体泼了陈幸同一身,她站起来:“啊!我的妈,快,有纸没啊?”周雨赶紧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急忙凑过来帮她擦:“抱歉抱歉!我不小心的……要不要去卫生间弄一下?这好不好洗啊?”陈幸同鼓起腮帮子,像是真生气了一样:“你可别弄了!纸给我我自己去弄吧!这才不好洗呢,一会得给我买件新的!”周雨连忙笑着说没问题。
 
        目送着陈幸同进了咖啡厅的卫生间,周雨坐下来看着服务员过来擦掉了桌子上残留的咖啡。他感觉到了旁边的人的目光,为了显得不那么不自然,他从陈幸同放在那的包里拿了一本口袋书,又摸出手机胡乱划了好几下,才打开短信编辑出了一段数字,发给了樊振东。
 
        坐在车里盯着屏幕几乎到目眦尽裂地步的樊振东,可算是收到了前线二人的讯息。先是陈幸同进了卫生间重新带好联络器,告诉樊振东刚刚假装情侣是因为她险些被发现。樊振东收到的那一串周雨发来的乱码,对应的是他们几个随身带着的口袋书的页数以及字的位置。
 
        “来,交易,的,不是,头目。”樊振东念完,微微蹙眉。“他们聊的内容幸同你听清了多少?”樊振东问,“说的都是黑话,能听出几条过去不用了的线路,大概是要改新的走私线路。”陈幸同说,“我在卫生间呆的时间太久了,要行动的时候怎么办?”“昕哥会给你们信号的。”樊振东啃着指甲,他现在有些慌。
 
        因为刚才陈幸同在外面发现的几个便服的黑帮成员,此时进入了咖啡厅,而且正在接近周雨。
 
       
         周雨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放凉的咖啡实在是不好喝,苦的发涩。比起这种饮料,他果然是更喜欢红牛,回去要喝他个三罐去去舌头上的苦味。
 
         前面的桌子坐了人,两个,便服。能看见衣服底下藏了武器,还没大胆到敢带枪支,多半是甩棍一类的。周雨心里暗道不好,自己和陈幸同可能已经暴露了,他摸了摸藏在裤子里的手枪。
 
        “都怪你,弄半天还是留个印子。”陈幸同从卫生间出来,坐回位置上。周雨歉意的笑起来:“都答应给你买新的啦,我错啦。”说罢把蛋糕推给陈幸同:“快点吃吧,吃完我们走。”
 
        (我们暴露了,时刻准备离开。)
 
          陈幸同心里一惊,脸上还是挂着笑:“不吃了,吃了发胖还怎么多讹你几身衣服。”“你还知道是讹啊?”周雨刮了刮陈幸同的鼻梁。
 
        樊振东险些捏爆手里的笔记本。雨哥你不带这样的,怎么还刮上鼻梁了呢?周雨!你以前也是这么疼我的!樊振东拍了拍脑门让自己回神,继续看着监控,周雨和陈幸同起身正要离开,旁边两人正好聊完生意也站起身准备走。
 
         “就是这会,昕哥快给个信号。”
 
         许昕嗯了一声,一发子弹从咖啡厅大开的窗户穿过,直直射进其中一个目标人物的腹部。鲜血喷洒出来,那人捂着肚子哀嚎着跪倒在地。
 
        坐在那的两个便衣起身掏出甩棍,陈幸同拎着椅子背,将实木的椅子拎起来狠狠往那两个便衣身上砸。其中一人闪过,抡起甩棍照着头就往下劈,陈幸同闪身一躲,扶着桌子抬腿翻过一圈,绕到那人身后,趁其还没转身飞起一脚直击那人的后脑。
 
        没有中枪的一人往后退几步刚掏枪,周雨上去一个手刀劈向他手腕打掉了他刚刚从内兜里掏出来的手枪。他揪着那人的衣领将他从角落处揪出来,那人反手要去掐周雨的脖子,周雨拧着他的胳膊一个过肩摔,肉体结结实实摔落在地上发出闷响,那人被摔得气都没上来。
 
         “别动!双手……举起来。”
      
          冰凉坚硬的东西顶在周雨后脑勺上,身后的人似乎在忍着痛,说出这两个字的同时还在倒吸着冷气。估计是许昕刚才那一枪没能剥夺其中一人的行动能力的缘故。陈幸同冷了脸色,双手抬起。周雨松开攥着人衣服的手,将两手举过头。
 
        “往外走。”那人说着,原本捂着伤口的手按上周雨的肩膀,血腥味重极了,熏得周雨犯恶心。周雨冲陈幸同使了个眼色,陈幸同微微摇了摇头。“别眉来眼去的!往外走!”那人一激动,似乎牵动了伤口,又用手去捂腹部。
 
         陈幸同举着双手往后退,打开了咖啡厅的门。整个咖啡厅在刚才他们在店里乱斗的时候,就已经被包围了。陈幸同扫了一圈被几个特警逮着的人,是她刚才发现的几个便衣,陈幸同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
 
        “让你们的人把枪放下!”那人在周雨身后喊,带队的梁靖崑担忧的看了一眼周雨,周雨看着他微微点了点头,特警们放低了手里的枪,直直盯着推着周雨的人。
 
        “周雨!”
 
        熟悉的声音,周雨立马猫腰往旁边一翻,那人猛的反应过来,举枪的手随着周雨移动。食指即将扣下扳机的一瞬,嘭的一声巨响,血液从他的手臂喷溅出来,那人惨叫一声,枪脱了手甩了出去。特警们迅速围上去将其制服。
 
        周雨坐在地上愣了愣神,视野里的景物有些发虚。一只白皙的手进入了视野,他的眼神终于能够聚焦了。周雨顺着那只手的手指一路往上看,深色的警服,白的反光的脖颈和脸颊,以及——一个世界第一可爱的笑。
  
        “小雨你缓过来了吗?”
 
        “缓过来了,咱走吧。”周雨说着,一边带着喜悦的笑容,一边伸出自己的手,将樊振东的手紧紧握住。
      
 
 
         成功阻止了黑帮交易,虽然没能擒获黑帮组织头目,但此次任务也算成功。回了警局,刘国梁开会总结了这一次的任务,对于周雨冒险的行为有夸奖但也有批评,对他和陈幸同的“风雨同舟”表示了赞许。此外让组内的人下去写案件的相关报告,会议也就到此结束了。
 
 
 
        “小胖,这个用字咋写来着?”周雨从自己办公桌起来,站到樊振东旁边用胳膊肘怼了怼樊振东。樊振东看了一眼他手里写了三行半的报告,鼓着腮帮子转头没理他。周雨被自家男友的举动弄的摸不着头脑:“诶诶?怎么了呀,小胖?”
 
        他放下那烦人的报告,走过去从背后环住樊振东的脖子,胸膛贴着樊振东厚实的后背。“小胖?到底怎了了呀?”周雨边说边用手捏着樊振东的脸,樊振东推开他的手,周雨放了樊振东的脖子站直身子。樊振东坐着转椅转过来,仰视站着的周雨。
 
        “大雨胖沱是不是没风雨同舟好使了?”
 
        周雨刚想笑,看小胖子一脸严肃,愣是把笑憋回去,弄得满脸都是褶子。
 
        “瞎说,大雨胖沱最好使了。我负责大雨,你负责胖沱。咱们胖儿多有分量啊你说?”
 
         樊振东噗嗤一下笑出来,抱着周雨的腰把头埋在周雨肚子上蹭,活像只大熊猫。
 
 
 
         “什么搭档什么搭档名都无所谓,雨哥你在这就好了。”
 
 
    
          END.
        

评论(18)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