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欲(9)

☞失踪不知道多久的欲 ,笔记叔的点梗@笔记狂
☞我家风风 @风言风语

 
 
         晌午明媚的阳光从纱帘透进来,照亮了空气中反光的颗粒,落在窗边倚靠着沙发的人的发丝上,发丝泛着金属一般都光泽。他白面似的脸隐在阴影下,额头上被碎发投下了一片阴影。拇指的指甲搁在唇齿之间,粉色的嘴唇微张,露出糯米白的牙齿,门齿咬着指甲边的肉。他怀里抱着本厚厚的书,书页已经翻过去一半了。低声絮叨着,面对书中晦涩的知识细细的思索着。
 
        周雨端着碗进来,就看着这么一副岁月静好的景象。好像他和樊振东,还只是学校里的学生,没有什么特备队,没有什么病毒,更没有什么感染者。
 
        一所房子,一个你所喜欢的人,碗里散发着香气的热米饭,盘子里你爱吃的菜。如果再有只猫或者狗,就是周雨最想要觉得最浪漫的生活了。
 
        他本应该每天定时定点参加训练,然后到了三四十岁离开特备队,回军医院当个普通的军医。也许还会在奔三的年纪里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或许是男的或许是女的。然后他可能回去主动的示好追求对方,最后几经波折和一个人步入婚姻的殿堂,然后执手到老。
 
        如果没有感染那该死的病毒,周雨觉得,那就是他的一生。平淡,却不失色彩。
 
        “啊,小雨。”樊振东抬起头,牙齿可算是放过了被啃的没有白边的指甲。周雨把饭菜端到樊振东面前的桌子上:“看什么书呢?我的书房好像只有医科类的书来着。”周雨说着,果不其然,樊振东正看着的书是他上大学时的课本。书上笔记很全,字里行间写着教授讲的东西,重点的知识也用荧光笔画出来。
 
         “你看这个干嘛?”周雨心中升起一丝异样,樊振东把书合上,手掌贴着有折痕的封面磨蹭:“无聊嘛,不是说不让我碰电子设备来着,实在是无聊。”说罢,手抬起了,指头抓着他头顶的头发揉了揉:“我都感觉我回到高中时代了,没手机没电脑,一天就对着这些书。”周雨噗嗤一声笑出来:“那我给你拿几本小说?”
 
         樊振东拿起筷子,夹了块肉塞进嘴里:“不用啊,我觉得医学也挺有意思的。”说罢,抬起头,“不过雨哥你大学得多辛苦啊,面对这些。”周雨挠了挠脸:“你不做实验光看书很多东西当然不懂了。”他看着樊振东的眼睛,看出了樊振东眼神里的渴求。“不是,我这也没东西没法给你做实验。”
 
        樊振东皱了眉头撅起嘴,低头扒拉了一口米饭。周雨最受不住他这样,小时候樊振东说想吃雪糕他本来不同意的,樊振东一噘嘴他就屈服于可爱势力了——结果樊振东吃了凉闹肚子,折腾了樊振东的父母还有周雨自己一整个晚上。
 
         “我去看看有没有视频吧,没有我就在医院做完给你录下来,到时候带过来偷偷给你看……”周雨压低声音,他还没忘了这屋里有个监视器。樊振东点了点头,露出个满意的笑,夹了个牛肉丸给周雨。小子搞得还跟奖励似的,周雨暗笑着夹起牛肉丸咬了一口。
 
        “小雨大学的时候学过关于H病毒的东西吗?”
 
        樊振东故作淡然的提起这个话题,他在周雨这关着的这几天之所以抱着医学的书苦读,就是希望能够有能力去帮助周雨。樊振东对于周雨是感染者的这个身份已经十分确定了,但是是不是那个绑架自己的人,他还不清楚。不过就目前周雨的诸多表现,樊振东也看不出来周雨的“欲”究竟是什么。
  
        周雨心里咯噔一下:“没啊,我是进队之前才被给了有关资料。也是之前才收到政府的已有资料吧……诶?我资料放哪了来着?估计没丢吧,我下午再打一份……”周雨一边想一边说着,樊振东举着筷子的手悬在半空,等着周雨夹完菜。
 
        “雨哥我还没问你,你上次去军医院干嘛?”樊振东故作无意的问道,眼神有意没意扫过周雨尾椎的位置。周雨差点没被一口菜噎死:“咳咳,我去那咳咳,看看我以前科室的同事。”樊振东赶紧给周雨端水,周雨端起杯子猛灌了几口白开水,当啷一声把杯子放下。樊振东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一下,随即笑起来:“这样啊,我还以为是雨哥上次说的什么研究借了军医院的地方来着。”
 
        “所以雨哥劝那个感染者的话都是假的咯?”樊振东把空碗叠起来,周雨端起空碗和剩菜打算转头出去,被樊振东问的一愣。“额,也不是假的……这个我不方便……”周雨抬眼看了看按在屋里的监控器,樊振东了然的点了点头,抱着书继续窝在沙发里看了。
 
        出了书房,周雨把剩饭倒了,将空碗盘放进洗碗池。放在客厅茶几的手机嗡嗡的震动,周雨踢踏着拖鞋走去接电话。
 
        “喂?雨哥?”
 
        是梁靖崑,参与H病毒研究的一个年轻人,上军医大的时候跟周雨是同一个导师。周雨嗯了一声,梁靖崑便继续说了下去。
 
        “你之前说的,不保证个体存货,还是保持原形态死亡的药,这会已经出来了三份实验品,准备注射给活体了,你过来吗?”梁靖崑那边还不断传来试管碰撞的声音,周雨回头看了看书房大敞着的门,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樊振东听到防盗门反锁的声音,他抬起了埋在书里的头,眨巴了几下酸涩的眼睛,从书房走出去,打开了周雨的台式电脑。他打开监控录像,将前一段他安静的坐在那看书的影像剪切进去,然后关掉了监视器。
 
        樊振东在周雨的电脑里翻翻找找,可算是找到了周雨大学的时候录下来的一些讲座和解剖实验。这些视频时间也蛮久了,打开画质不是很清晰,樊振东看了眼时间,还好,还有几个小时可看的。
 
        他点开了视频课,手边的是周雨找不到的,关于H病毒的详细研究资料。
 
 
         TBC.
       

评论(2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