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不饶——番外

☞关于曾经师生的那些小事
不饶前文归档
@风言风语
 
 
1.
       
         周雨刚考完师资证,参加完母校教师的面试,进入了实习期。一开始上课内容总不是太充实,四十分钟的课,用了三十分钟就把这一课时讲完了。剩下的时间留给学生们自己背课文,周雨就背着手,在教室里面晃悠。
 
        走了几圈,绕到樊振东座位附近。此时坐在那的樊振东还没发现周雨转过来了,旁边垒着一沓书,手底下正补着化学卷子。周雨站在后面,抬起下巴,看着樊振东手里的笔杆随着他写字的动作绕动。
 
        “哎,这题咋写?”樊振东用胳膊肘捣了一下正背古文的同桌,他同桌还没凑过来,樊振东就听见熟悉的声音在自己身边响起——
 
        “这个晶体的边长不能这么算,你这样,当它对角线上有五个原子……”
 
        樊振东手里的黑笔被接了过去,周雨拿起樊振东胳膊压着的草稿本,开始在上面写写画画,解出了那一道化学题。周雨微笑着把本子递给吓愣的樊振东,草稿本上过程很详细,比答案写的更易懂。
 
        “以后上语文课别让我再逮住了。”周雨低声说,声音被周围的同学背课文的声音盖住,只有樊振东能听清楚。说罢,周雨还用沾了粉笔灰的手指捏了捏樊振东的脸颊,愉快的从樊振东座位附近走开了。
 
        樊振东抹了一把脸上沾的粉笔灰,耳朵根子烧的发痒。
 
2.
   
        樊振东参演的角色,有场晚上的戏,与他演对手戏的人是个新人,有些没有进入角色,卡了好几次。结束拍摄几乎是后半夜了,樊振东困得脑子都不太好使,助理问他要回哪,他说完地址就躺在后座开始睡觉。
 
        等樊振东被助理晃醒,几乎整个人都吓愣了。
 
        周雨住的公寓赫然出现在眼前,那些拉着窗帘的黑洞洞的窗户倒映着街上的霓虹。小助理放下他,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说了句“小胖你家换地方记得跟公司里说啊”立马就开车跑了,只留下一个瘦小的樊振东站在夜风中看着远去的车子发呆。
 
        这助理,我回去一定要让科哥扣他工资。樊振东嘟着嘴,气冲冲的踢了一脚地上的小石子。
 
        进了公寓,按了电梯,看着数字一下一下跳动,直到跳到一樊振东才回了神。太阳穴跳的发疼,光是站在那,眼睛就快闭上了。他进了电梯,眼神有些不能聚焦,手指在按键上方盘旋了好久才锁定目标按下去。
 
        电梯到达时,突然向下的加速度,弄得樊振东有些头晕,肚子里更是翻江倒海的。他出了电梯,迷迷蒙蒙走到周雨家门口,才想起来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周雨早就睡了。
 
        樊振东拿出手机,看着通讯录第一个联系人发愣,手机渐渐暗了,他就又按亮。
 
        要不要打电话?吵醒他怎么办?但是助理给他送这了,他也不好这大半夜再往回去走啊。难不成要在走廊里过夜吗?樊振东揉了揉后脑勺的头发。
 
        思来想去,樊振东还是先发了一条QQ,问他还醒着没。按了发送才觉得自己实在是演戏演傻了,这个点了能收着回复才有鬼吧?樊振东委屈巴巴的摸了摸口袋,想着有车接送他身上也没带钱包,不知道剩的钱够不够打车回去。
 
        消息发出去不到三十秒,周雨居然回复了。

        “醒了,咋了?”
 
        樊振东被自己特别关注提示音吓得一抖,赶紧关了手机的铃声音量。“那啥,雨哥你给我开个门呗……”樊振东发过去一条语音,消息发送出去没多久,面前的门就发出咔嚓一声,红棕色的门被推开了。周雨半眯着眼睛,眼白布满了血丝,头发乱糟糟的,身上就套了件t恤。
 
        “你不是拍夜戏吗?怎么跑这来了?”周雨没等樊振东进来,就踢踏着拖鞋往屋子里走,樊振东进了屋子,反手关上了房门:“我给助理说错地址了……那会刚演完,困得脑子不太清楚,嘴一秃噜就说了。”
 
        周雨几乎是把自己摔到床上的,樊振东看了一眼表,已经三点多了。“雨哥你……是到这会还没睡还是正好醒了?”樊振东问,周雨抱紧了枕头,脸埋在枕头里蹭了蹭:“消息提示音太大了,吵醒了。”樊振东把自己手机放到床头柜上,正好看到周雨放在那充电的手机,屏幕已经暗了但还没黑屏。他按亮屏幕,正好QQ打开的界面,樊振东的备注前面,橙色的特别关注十分显眼。
 
       “赶紧的,明天你们年级还月考呢,你不怕英语听力睡死啊?”周雨拍了拍身边给樊振东留下的空位置,樊振东脱了外套,颠颠的跑过去钻进周雨被子里,蹭着他的脖颈低低的笑。
 
3.
        
        周雨本来是骑自行车去学校的,樊振东这一来,他那辆小山地也带不了两个人,只能一路推着走。好在距离学校不远,起早点走过去也不会迟,路上买个鸡蛋灌饼还能顺便把早饭解决了。
 
         樊振东的班第一节就是语文课,学生们第一节课总是不太清醒,怕上课睡着,就会站到教室后面去。樊振东昨天拍了夜戏,从早读开始就站在后面背书,一直站到第一节课上了都没有回座位。
 
        周雨进了教室,点了人确定没有人缺课,翻开语文书开始上课。樊振东抱着书站在后面听,跟坐在座位上看他讲课完全不一样。讲台上的人一边念着古文,一边给大家强调重点字词和句式,然后将古文翻译成现代文。
 
        周雨的声音带着鼻音,听着黏黏腻腻的,就跟他信息素的味道一样带着甜味。樊振东想起周雨甜橙味的信息素里混着自己的松香味,虽然是临时标记,不过这就足够让樊振东面颊发热了。
 
        脑子里混混沌沌迷迷糊糊的,樊振东听着周雨的声音都感觉忽远忽近的,不真实。他低下头去看书,书上的宋体字却怎么也清晰不起来。
 
         “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
 
        太好了周雨,我们没有一个天之涯一个地之角,我们能同时在这里,你不离我也不离,真的是太好了——
 
        只听嗵的一声闷响,吓得周雨念了一半的句子愣是卡在唇齿之间。站在教室后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倒在地上了,脸上还是受了惊吓的表情,呆愣愣的微张着嘴唇看着前面。最后一排的同学还没反应过来呢,周雨就把书往讲台上一放,急匆匆跑到教室后面去扶樊振东。
 
         手臂被拉拽着,樊振东脑子还没清醒了,疼痛感就如潮水从尾椎处蔓延上来。他抬头看那个拉他的人,周雨发丝间透过节能灯白色的灯光,脸上有着担心,也有着焦急。
 
        “没事吧小胖?”周雨一急,没注意叫了平常他喊樊振东的称呼。樊振东眉头一皱,周雨这才发现小孩眼睛里已经有了生理泪水。“小雨……疼……”声音很低,听得出来樊振东还有些迷糊。
 
        周雨把人拉起来,刚要问哪疼要不要去校医室,身后同学们小声的议论就传入了耳朵。
 
         “小胖刚才是不是喊周老师小雨了?”“卧槽你也听见了?我还以为我听错了。”
 
        周雨脑子嗡的一声,四肢的血液直往脑子里涌。樊振东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说了什么,刚要解释,周雨就气呼呼的瞪他一眼。
 
       “真是的,地板都得给你坐一窟窿出来。”
 
       说罢,也不顾樊振东屁股疼不疼,大步流星就走回讲台去,樊振东一个人站在教室后面,委屈的看着讲台上已经拿起粉笔写板书的人的背影。
 
        周雨!你以前很宠我的!
 
4.
  
        高二语文课课时并不紧,刚刚期中考完试,学生们也正是有些学不进去的状态。周雨下了几个电影,晚自习开了多媒体,给学生们放电影看。
 
        关了灯拉上窗帘,昏暗的教室里,只有多媒体的屏幕上淡淡的光。学生们有的下巴垫着书,有的手托着脸,专注的看着屏幕。樊振东负责多媒体操控台,坐在电脑前面,看着电脑屏幕。周雨靠在操控台边,安静的看着大屏幕。
 
         “You don't know why you are attacked some people and not others,”
 
        “The only thing you know is——you either are attacked or you are not attached.”
 
        樊振东看着那句蓝色的英文字幕,手指不自觉的放在嘴唇旁边,指腹描摹着自己的唇线。樊振东想看看周雨,那个吸引他的人,那个与自己陪伴这么久还没有失去对自己吸引力的人。
 
         视线碰上的一瞬间,樊振东心脏跳的他发慌。周雨半张脸被屏幕较昏暗的光照亮,半张脸在阴影中看不真切。他的眼睛亮亮的,那里有着沉沦星辰的湖泊,被春风吹皱,波光粼粼的。
 
         只要你一在,我本来平静的心就会再次波涛汹涌。
 
5.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日子,班里组织着大家一起回学校,感谢老师也顺便商量之后的谢师宴要办在哪里。樊振东高考完之后就去了外地拍戏,那天紧赶慢赶,才没有放大家鸽子。
 
        到了班里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讨论的差不多了,他听完大家商量的结果,就站在走廊里吹风。高中三年过得太快了,往后又是上学又是演戏,见周雨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一句喜欢在唇齿间滚了一圈,还是被他咽了回去。这些事情早该是彼此心知肚明的,可他就是觉得,这句话不说出来,他们之间就欠些什么。
 
        周雨从教室里出来,看见走廊尽头的樊振东,冲他招了招手。樊振东跟着他跑进周雨办公室,慌得反手关上办公室门都没有控制住力度,嘭的一声巨响。
 
        樊振东有些歉意的看着周雨,周雨笑着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转身抱住了樊振东。双臂环着樊振东的脖子,呼吸声在耳畔温柔的响起来。樊振东感觉得到右胸胸口快速的心跳,就像是有了两颗心脏一样。

        “太不容易了。”
 
        周雨说,手轻轻拍着樊振东的后背。樊振东抱住他,掌心贴着周雨凸起的肩胛骨。
 
        “雨哥,我中意你啊,雨哥。”

        炎炎夏日,蝉鸣鸟啼声声不绝,一只梅花鹿抬蹄踏过森林的湿润泥土。
 
 
      END.
      

评论(25)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