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莫名其妙不知道多少题——(5)

5.晚安吻
 
   
       周雨眉头上冒出来的痘痘已经消下去了,可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没控制住自己把那抠烂了,痘痘瘪下去的位置上,留下了一个小疤。汗水流过那的时候,刺得发痛。
 
       “不让我碰结果自己抠烂了,手欠。”樊振东拍了一把周雨拿着毛巾的右手,“擦汗也轻点,别把疤蹭下来了。”樊振东说着,眼睛盯着眉头上褐色的疤,按捺住自己蠢蠢欲动想要戳一下的手。
 
        周雨打了个哈欠,困得有点恍惚,用毛巾擦掉沾在睫毛上的汗水,小幅度点了点头。昨天又是几点睡的啊,樊振东的球拍在手里转了一圈,拍柄被稳稳握在手里。
 
        没等樊振东继续说呢,周雨看见走到场边喝水的方博,晃晃悠悠就过去拽住他,然后搂住方博的肩膀 整个人恨不得挂到方博身上。
 
        红底黄字的风雨同舟十分扎眼,雨意方菲也没有丝毫要跌的意思。心口闷闷的,说不清楚什么感觉,樊振东抬手揉了揉被汗水濡湿拧成绺的头发,回去继续练球了。
 
        封闭训练天天排着训练日程,中午的午休着实是宝贵。
 
       樊振东收拾着东西,跟郑培锋几个人商量着午饭吃什么。余光一扫,看见坐在场边蓝色椅子上,靠着椅背阖上双眼的人。早上被汗浸湿的t恤已经换下来了,被氤氲成深色的衣服折好放在周雨的手边。
 
        他好像太困了,此时头已经开始一点一点的,小鸡啄米似的。
 
        樊振东给郑培锋打了招呼,挎着包,轻手轻脚走到周雨旁边。头发被毛巾擦的乱糟糟的,发旋处好几撮都乱翘着。眉头上的疤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蹭掉了,泛着红。
 
        我碰一下都嫌疼,自己擦脸的时候倒是从来都不在意。
  
        樊振东撇撇嘴,扶着周雨的膝盖蹲到周雨面前。上次这样在周雨打瞌睡的时候偷偷看他都是多久之前的事了?樊振东不记得。这一瞬间恍然大悟,原来他跟周雨,已经认识这么久了。
  
      
 
        “雨哥你累吗?”
 
        十六岁的小孩轻轻坐到周雨旁边,声音压的很低,迷蒙之间周雨还是听清了。他嗯了一声,翘着的二郎腿放了下去。果不其然,身边的人扑上来环住他的腰,脸颊在他胸口那蹭。
 
        “乖啦小胖,让我再眯一会。”
 
        周雨用手继续托着脸颊,半睁着眼睛看他。眼里蒙了一层水汽,那个眼神像是穿越过千年万年才来到此时,让人一秒就沉了进去。樊振东松开周雨,耳朵尖泛着红。
 
 
       “小雨你昨晚上到底几点睡的?你微博两点又在线了一次。”
 
        好不容易把周雨晃醒了,去了食堂,肉菜一个不剩全被打劫完了,只好端了两盘子素菜挑了个空位置坐下。周雨揉着自己的头发,把头顶处的头发拨拉过来拨拉过去:“啊?那大概就是那会睡的吧?”樊振东翻了个白眼:“你的手机也得戒啊,不然跟科哥似的。”
 
        “也不是手机啊,我难受,睡不着。”周雨夹了一筷子绿菜在嘴里,咔嚓咔嚓的咀嚼。樊振东刨了一口米饭,也不说话,嗯了一声。
  
         下午,周雨还是哈欠连连的,好在午觉睡的不错,体力和精神都能跟上。结束了一下午的体能训练,回了宿舍,洗洗漱漱就要准备睡觉了。有的人不安分,熄灯之前来回串宿舍,十一点多了走廊里还不消停呢。
 
        周雨房间的门被敲了敲,周雨抬起头,樊振东还拿着毛巾擦着头发站在门口:“吹风机借我一下。”周雨将视线和注意力又收回面前的训练日志:“自己知道地方,自己拿。”
 
        他提笔在本子上写着,身后传来吹风机工作时的嗡鸣声。男生的头发吹的都快,噪音响了不到五分钟就停了,紧接着就是把吹风机收拾好放回柜子的声音。
 
        “锻字咋写来着?”周雨转头问,樊振东刚关上柜子门,有点懵的抬头:“啊?”“就锻炼的锻。”周雨说,樊振东噗嗤一下笑出来,然后笑的捂着肚子趴到周雨的床上抱着他的被子一通滚——就跟个熊猫团子似的。
 
        “不是,你别笑了,赶紧给我写一下。”周雨在他后背拍了一掌,闷疼,樊振东笑的还是止不住,拿过周雨的中性笔在他手背上写下了“锻”字。
 
        等到周雨写完训练日志,已经是十二点了。他按开手机打算看看微信微博,刚要解锁,手机就被樊振东抢走了。“收手机了啊,充电,别看了赶紧睡觉。”说着还拉着周雨要躺下,周雨用没有被捏住的手去揉樊振东的脸:“那你还不快回去啊?我这床可受不住你了。”
 
        “我监督你啊。”樊振东说着,翻身把手机充电器插上,把周雨的手机和自己的手机并排放在床头柜上。周雨看樊振东笑的乖巧,无奈的摇了摇头背对着躺在樊振东旁边。
 
        樊振东关了灯,屋里两个人都不说话,唯一能听见的就是电器工作的低声嗡鸣,还有两个人的呼吸声。窗帘没有拉严实,窗外的路灯光挤过那一条小缝隙,将屋里的黑暗切割开来。
 
        樊振东躺在周雨身后,面朝周雨的后背。周雨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香味,淡淡的不刺鼻。樊振东手轻轻放在周雨腰侧,确认了周雨没有拒绝他的意思,就用手臂环住周雨的腰。
 
        “小雨晚安。”
 
        樊振东在周雨的后脖子那轻轻落下一吻,蜻蜓点水似的。周雨不知道何时皱起来的眉头舒展了,长出了一口气,手摸索着抓住樊振东的手掌,然后与他十指相扣。
 
       这天也太热了,周雨往后靠了靠,后背贴紧樊振东的前胸。
 
        tbc.
 
 
 
  假装叫晚安吻的一个小流水账

评论(11)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