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莫名其妙不知道多少题——(3)

☞感觉这玩意我能写到天荒地老🤔
 
3.关于爱吃的食物
 
        说到吃,周雨和樊振东研究的还真不少。小半生绕着白色的小球转悠,难得有点爱好,自然是要钻一钻的。虽然周雨更喜欢闲来没事嚎两句,不带伴奏的话,唱的还算是能听,不过他自己受了大家都各种玩笑话,也不乐的钻那个爱好了。
 
        “任浩说这附近有家新开的卖栗子的,炒的特别好吃还不沾壳儿。”周雨门都没敲,推开樊振东的门,冲宿舍里正窝在床上玩pad的人晃晃手机。樊振东有些兴奋的抬头:“哪呢?说地方了吗?这会走不?”
 
        于是好好的一段午休时光,愣是拿来逛大街买栗子了。
 
        早春的北方干燥还有些冷,周雨穿的薄,手缩在袖子里,一顿猛吸鼻子。樊振东哒哒的按着手机,看着任浩发过来的坐标,确认两个人没有迷路。
 
        走到门口,可好嘛,排了大长队。周雨翻了个白眼:“我去,这大中午的都这么长队啊?赶买完都没时间午睡了。”樊振东挑了挑眉毛,还是默默排到队尾。周雨站他后边把胳膊搭在樊振东肩上:“你说这儿有没有军人优先啊?你军官证带了吗?”樊振东笑出了大小眼:“谁随身带那玩意,你就安心排着吧。”
 
        周雨环住樊振东的脖子,额头蹭了蹭樊振东的后颈,发茬扎的额头发疼。樊振东也习惯周雨这么抱他了,伸出左手握住周雨从袖子里伸出来,有些冰凉的手指。
 
        “闻见栗子香了。”
 
        樊振东抬头,看了看已经不长的队伍,只希望排到自己的时候千万别刚好没有了。周雨哼哼了一声:“诶呀,馋。”“馋啥啊,这不快排到了。”“我真饿了,真想吃。”周雨说着,还不忘摇一摇樊振东的肩膀。
 
        有时候可真怀疑这人几岁,樊振东笑的合不拢嘴。
 
        可算是到他们站在那了,要了一包糖炒栗子,看着褐色带着光泽散发着天香味的栗子被装进牛皮纸袋子里,两人的喉结不约而同滚了滚。
 
        “给,你抱上。”樊振东把袋子递给周雨,周雨不想把手伸出袖子:“不,你拿。”“你抱着捂手啦,手指头凉成那样。”樊振东把栗子塞到周雨怀里,周雨鼓起腮帮子,吹了口气,吹动了额前的刘海。
 
        樊振东拿出来一个还有些烫的栗子,栗子外壳上的糖还很粘手,他吹了吹,用栗爪按碎外壳。只听啪嚓一声脆响,栗子肉就从壳里暴露出来。
 
        “张嘴。”
 
        樊振东食指拇指捏着栗子递到周雨嘴边,周雨有些被吓愣了,转头四下看看确定周围没人看他们,才张开嘴唇去接。
 
        门齿咬断栗子肉,软糯的口感,甜香不腻的味道——周雨有些愉悦的点了点头,发旋处的几撮头发跟随他动作不住的晃动。
 
        樊振东看见周雨有些泛红的耳尖,笑着又从牛皮纸袋里拿出来一颗栗子。
 
        tbc.

评论(2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