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厉害了风风

风言风语:

【胖雨】欲(8)
@巾生 联文
@笔记狂 的点梗
因为文档什么的都丢了,所以写的比较草


周雨接了一杯水,放在樊振东面前。
在进来之前,他关掉了监控器,这个熟悉的地方,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樊振东将手插进自己的发间,低着头,看着杯子里升起的水汽。
“小雨,天要黑了”
“还早着呢。”周雨看了眼手表,绕过茶几,坐在了樊振东的身边。
空气静止了一般,宁静的染上了几分死气。
“雨哥申请了调查期间内我的监护权是么。”樊振东拿起了杯子,上升的水汽晃的的他的脸有几分模糊,他轻轻的吹着杯子里的水,漾起一层层涟漪。
“你不是感染者的,对么,胖?”周雨低着头,手交叉着垂在腿间,他的声音带着颤抖,仿佛染上绝望,又带着丝丝不知如何是好的期许,询问的小心翼翼。
樊振东撇过头,盯着周雨的发旋,喉结动了动,终是没能说什么。
“还是谢谢雨哥,谢谢你相信我,没让我去感染者中心遭罪。”小孩笑的浅浅的,几近于无,只是嘴角有些轻微上扬,他抓过周雨的手,带着安慰的拍了拍周雨的手背。
斜阳脉脉,带走了日间的燥热,本是绿油油的树,在此时点上几笔暗金色的阴影,操场上还有人在训练着,樊振东走到窗口,眼睛凝视着地平线上的半轮红日,轻轻的叹了口气。
“小雨还是走吧,太阳就要下山了。”
周雨抬起头,盯着樊振东的背影,有些胖,但是足够结实,脊背很直,腰不细,但是身体算得上匀称,这个身体,这个身体…
周雨咽了口唾沫“我会把监控打开,我知道,你一定不会是感染者”
门就这样合严,樊振东死死地盯着那黑黢黢的门板,仿佛要用眼神给门板烧个窟窿一般。
“小雨…”


关上门的一刹那,周雨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样靠在门板上,他张大了嘴,大口大口的呼着气,手紧紧的扣着门板,但仍旧阻止不了身体下滑。周雨努力的朝着自己房间的门口爬着,每一下都耗费着巨大的力气。
发间渐渐冒出耳朵,他仰着头,原本圆润的犬齿逐渐变长,一点点的变得锋利,肩背的皮肤也一寸一寸的被皮毛覆盖,周雨蜷曲着身体,毛茸茸的尾巴顶出衣服,从腰间伸出,无力的垂在地上。
他从来都没想过,药剂的副作用会这么大。
无法呼吸,像被人扼住了喉咙,还锤击着胸口,他觉得自己的腿像被一辆巨型的货车碾过,这个剧烈的过程不知过了多久,汗水打湿了地面,随着一声布帛破裂的声音,周雨的眼角,晶莹的液体缓缓的滑落。
兽类的爪子捅破了鞋子的布料,他又一次变成这个不人不鬼的怪物了。
他会流泪,不是因为知道自己会变成怪物,而是,他没有能力阻止自己变成怪物。这次的药剂本应是最接近成功的,结婚他还是失败了。
“啊!”……


樊振东就那么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他被周雨申请监管,周雨把他安排在自己的书房,这里有一张床,还有满墙的书籍。
樊振东的头枕在胳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他知道周雨不会出现了,夜里,他一定不会出现的。
如果,如果,如果感染者可以拯救呢?!
樊振东不知道脑子里为什么会忽然冒出这个想法,他也是为此一震。
看着周雨书房里这满墙的医药类书籍,樊振东的眼里闪过一丝光。


周雨踉跄的起身,在浴室里拿了一条大毛巾,擦干了身上的汗水。他轻轻的走出房间,像所有的觅食者一样,悄无声息,消失在黑夜里。
他的爪子锋利的厉害,轻轻松松的就将那些文件划得稀巴烂,视野在文件未被划破之前划过纸面“检举材料”四个大字赫然纸上。

评论(1)

热度(48)

  1. 巾生风言风语 转载了此文字
    厉害了风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