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初恋的地方


 
☞短,不打tag,随便脑脑,he预警
 
 
 
1.
  
        手里的手机又卡死了,周雨按了好几下,屏幕上的画面也没有一点点反应。他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头发,四处看着观众席上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观众。
 
        肩上一沉,周雨还能闻得到汗水的味道,混着些洗发水的清香,近在咫尺。他知道那是谁,也不用回头去看。周雨调整了一下坐姿,身子往下了一些,原本翘着的二郎腿放了下来。接下来,靠在肩上那个人果然用柔软的脸颊蹭了蹭肩膀,硬发扎着周雨的脖颈,痒得发疼。
 
        “累了?”周雨问,眼睛还是盯着卡死的手机,按着开机键准备重启。肩上的人哼哼了两声,抬起脸来,冲着周雨笑。
 
        白嫩嫩的脸上很干净,脸颊两侧有两颗小痣。他笑起来,乌亮的一双眼就弯成了一对明亮的峨眉月。樊振东用下巴抵在周雨肩上,小孩最近瘦了,下巴有些硌人。
 
        “不累,饿了。”樊振东说,伸手从周雨放在一旁凳子上的斜挎包里拎出来包饼干。“只有牛奶的了,你少吃点,一会回去还吃饭呢。”周雨说着,不大的触屏手机可算是给了反应,嗡了一声,屏幕亮起来。
 
         樊振东咬着饼干,抬腿把自己的大腿压在周雨腿上,周雨笑出来:“诶呦,小胖你这副腿,能把我腿压断了。”樊振东笑的肩发颤,还不忘反驳几句:“才没呢,哪有那么沉。”樊振东说着,又靠到周雨肩上。
 
        “还得等一会呢,你听会音乐,眯一会,走了我叫你。”周雨把耳机插到手机上,将一边的耳机递给樊振东,樊振东接过来放在耳廓怼了几下才勉强固定住耳机。
 
        那时候,童话还算不上老掉牙的歌。周雨爱听,也爱唱。可惜了他清唱还不错,带上伴奏就莫名其妙的开始东拐西拐找不到调子。樊振东听着童话的伴奏慢慢响起来,笑着往周雨身上又靠了靠。
 
       身边的人呼吸渐渐缓了,周雨按亮手机,将歌单翻到最底下,翻出了樊振东之前在KTV唱过的爱情转移的录音。录的音质并不好,还伴着KTV话筒的杂音,伴奏也没有录清楚。
 
        “想开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
 
         还好,樊振东的声音是清楚的。
 
2.
          方博坐在座位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靠着椅背已经睡着了,呼吸声有些粗。一早上训练之后,三个人都有些累了,哪知道方博一上车就能睡着。
 
        樊振东的手机蓝牙连着车子的蓝牙,此时车里正一首接一首播着陈奕迅的歌。周雨听不太懂歌里的几句粤语,伴着缓慢的音乐,还有车子时走时停的摇晃,也着实是困得眼睛快睁不开了。
 
        他打着哈欠,往自己身边的人身上一歪,在樊振东厚实的肩膀上蹭着找个舒服的姿势打算稍微睡一会。樊振东往上坐了坐,后背靠着椅背,上半身坐直。樊振东眼睛还盯着手机里的游戏:“往后靠点,别睡醒了脖子疼。”
 
        周雨带着笑嗯了一声,手捏了捏樊振东的大腿,轻轻捶了捶樊振东的大腿面:“到了记得叫我。”
 
        周雨闭上眼,感觉到头顶上一沉,樊振东歪过头,脸颊挨着周雨的头顶。衣服昨晚上刚洗完,还带着洗衣液的香味,好像是薰衣草的味道。
 
        周雨困得神智已经不太清楚了,意识逐渐模糊,陷入了一片黑暗。
 
      
        “哟,这个清唱的这么短是谁唱的啊?”司机小声问,车载的小屏幕上显示出录音的一串编码,没有写明作者和歌名。樊振东有些小得意的继续看着手机屏幕上的“you win”,悄声回答——
 
        “听着好听,从视频里剪的一段音频。师傅也觉得好听吧?”
 
        樊振东用脸颊蹭了蹭周雨头顶的头发,缓缓阖上眼睛。
 
3.
 
         我的肩膀已经宽厚到足够你依靠。
 
 
 
       END.
 

评论(1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