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忘了牵手(中)

biubiubiu:

@巾生  @苏幕遮


长夜总有尽时。
 
樊振东的父母出差回来了,他也不需要继续在周雨这里借住了。来的时候没带多少东西来,归去的时候也没拿什么东西走。周雨目送他坐上出租车,跟司机说过了目的地,就冲着车里的樊振东挥了挥手告别。樊振东冲他笑,唇齿开合,说了什么,周雨没听清。
 
他目送着车子走远,直到蓝色的车牌都看不清了。周雨的下唇终于被他的上齿放过,他将两手放在唇边,冲着车子离去的方向喊——不能算喊,只能算是低语。
 
“我不能喜欢你了,我不能了。”
 
云压得很低,难得露次脸的太阳又被乌压压的云遮盖住,透过云层的阳光,没有一星半点的温度。
 
回家后没几天,樊振东前段时间一直在忙活的奖学金终于尘埃落定,樊振东下了课便往周雨的公寓跑,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等他坐的出租车到了周雨所住的公寓楼下,周雨正巧下楼来扔垃圾。他穿着件亮橘色的外套,里面穿着黑色的体恤,及膝的中裤松松垮垮的,比他的腿宽了一圈。樊振东交了钱,从车上下来,边跑边冲着周雨招手喊:“小雨!”
 
周雨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有些愣的转过头看樊振东,然后挂上个笑容。那笑容就跟个水泥壳子的面具似的,樊振东眉毛轻轻挑了一下,明白了周雨心情不是大好。
 
“我拿到奖学金了,雨哥。”


他想哄周雨开心的时候,就会这么叫他。樊振东很久没有叫过雨哥了,一两年前还是更久之前,雨哥已经默默被小雨这个称呼所替代了。
 
“我就知道你会拿到奖学金的!”周雨兴奋地抱住他,又赶紧放开,“走,哥请你去吃好吃的。”
 
“我拿了奖学金怎么能让雨哥请客。” 樊振东伸手去碰周雨的手腕,他手腕上带了一串木珠子的手链,衬得腕骨更突出了。
 
“胖儿的第一笔奖学金要留着以后自己用,”周雨狠了狠心,“今天雨哥请。” 也是最后一次请你了。
 
“那好吧,我的奖学金留着以后娶媳妇哈哈哈。”樊振东笑成了大小眼,周雨听了却心里一颤。
 
这不是你最想看到的吗,他一遍遍地告诉自己,真的改放手了。 多么悲哀,还没牵手,便要放手了。那团乱麻,很早很早以前,就该斩断了。
 
他们去吃了以前常去的那家鸭血粉汤店,两个人像往常一样为了鸭血粉丝汤排了半个小时的队。等的时候无聊,周雨问樊振东:“胖儿,我们打王者吧。” “你不是说不玩吗,而且也没网啊。” “没什么,就忽然想玩了,我开热点吧,”周雨说着拿过樊振东的手机输入了密码,“不要嫌弃我凑人头啊哈哈哈。”
 
樊振东的密码还是他自己的手机号后四位,周雨笑起来。樊振东的密码从小到大都没换过,以前的密码笔记本啊、密码锁啊还有最开始的触屏手机,都是这么设置密码的。
 
真是太了解他了,可是太了解了,更不舍得放手了。他的一点一滴我都清楚,他的优点我如数家珍,他的缺点我也都知道。他喜欢的、不喜欢的,他憧憬的、厌恶的……
 
这样怎么可能放心把他交给别的人,让那个人与他共度余生呢。
 
游戏到底是相通的。从没打过王者荣耀的周雨才玩了两三盘便上了手,根本不用担心送人头,樊振东得以一边打一边偷偷观察周雨。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今天的周雨很奇怪。
 
“MVP!”周雨开心地叫了出来。 樊振东侧头看着和小孩一样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感到很幸福的周雨,不自觉地嘴角上扬。是自己多心了,他想。
 
喝了鸭血粉丝汤,各吃了一大碗牛肉面,又一起干掉了一份鸡蛋灌饼,两个人都撑得不行。 “走回去吧,顺便瞧瞧夜景。”周雨笑着戳戳樊振东的肚腩,“权当消化,嗯?” 樊振东被他戳着痒,扭着腰躲开,一把抓住了周雨作恶的手。周雨的身子僵了一下,赶紧把手抽出来,樊振东却以为他要继续来挠自己,赶紧加了力不让周雨挣脱。两个人面面相觑了几秒,樊振东才反应过来,赶紧放开了周雨的手腕。
 
樊振东莫名觉得耳朵烧烧的,他捏着自己的衣服拉锁,把拉链拉到最高,又嫌难受似的拉开。周雨只是笑,笑的弯了弯腰,额发蹭过樊振东的脸颊。
 
“那就走回去吧。”周雨不等樊振东说话就逃跑似的离开了座位。 樊振东搓了搓手,赶紧追了出去。
 
黑暗是个好东西,周雨一边和樊振东往樊振东家走一边想到,能把所有不该存在的东西都藏起来,比如他刚才的失态,又比如那份发霉变质的兄弟情。
 
“雨哥,王者打得不错。”樊振东尴尬地开口打破了两人间诡异的安静。 “是吗,我怎么觉得我一直在送人头呢哈哈,”周雨摇了摇头,“还是胖儿打得好。” 樊振东悬着的心放下了,看来周雨不生他的气了。 “比不上雨哥潜力股哈哈哈。” “但胖儿以后还是要少打点游戏,多把心思花在学习上。机会来了要抓住,别错过了。遇到了合适的女孩别怂,好好追......”
 
还是和往常一样,周雨喋喋不休地说,樊振东安安静静地听,只是这些话越听越不是滋味。 “行了雨哥,怎么搞的跟遗嘱似的。”樊振东哭笑不得地打断了周雨。
 
我只是想,再多和你说几句话啊……周雨苦笑了一下,有些留恋地望着路边的风景和风景里的人。 两个男人走路能有多慢,没过多久,樊振东的家便进入了视线。
 
周雨放缓了脚步,低头瞧着自己的鞋头。左脚右脚,两个人同时迈出同一只脚。路灯光很淡,脚底下踩着的影子也很淡。
 
如果我能跟影子一样,随时陪在你身边,不离不弃,就好了。
 
“小雨要不要去家里呆会?我爸妈一直想谢谢你前段时间照顾我来着。”樊振东说着,推开铁栅门的手挺住,两扇门间给他留下一个足够通过的空隙。
 
“不了。”
 
周雨说,他没有抬头看樊振东的眼睛。樊振东从一开始看见周雨就觉得他今天有些异样,此时,这种奇怪的感觉更强烈了。他没见过周雨那么笑过,脸颊上的笑纹都没有皱出来,只是微微的细小到察觉不到的勾了勾唇角。
 
“以后没有我,你也要好好走下去。”
 
“我走了,晚安。”
 
周雨说着,看似心情姣好的给樊振东挥了挥手,迈着轻快的步伐离开了。
 
樊振东看着愈来愈远的亮橙色外套,胸口愈发闷痛难受。
 
 
tbc.

评论(3)

热度(87)

  1. 苏幕遮啊啊啊啊喵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