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异生(1)

☞试个水   末世病毒au
☞与阿生联文 @生而为人
 
 
        街上的警笛声仍然大作,警靴的硬鞋底踩在柏油路上的声音越来越近。他躲在巷子角落的几个大箱子后面,仔细辨别着脚步声的方向。好在此时他已经没有心跳和呼吸了,不然铁定会被发现的——不对,他要是还有呼吸和心跳的话,怎么可能会被警方追捕?
 
        “C区发现了另外一名感染者,请速调警力!重复,C区发现另一名感染者,请速调警力!”
 
         周雨听见别在警察腰间的通讯器发出粗糙沙哑的声音,他小心翼翼歪头去看,站在巷口的几个身着黑警服的壮汉转身往巷子外面去。周雨颤抖的手拽紧了他的裤子,他长出了一口气。
 
         刚才被子弹划破的地方已经愈合起来了,周雨摸着那一处没有留下一点伤疤的地方,不禁感叹了一下这种病毒的神奇——假如不是他感染的话,他可真想研究一下这种病毒。
 
       
 
         周雨作为研究生,跟着导师来到大学所附属的研究所做一些实验。研究所最近在进行一项不能对外公开的实验,周雨此去只是打下手。谁知道打个下手,竟然携带了研究所正在进行研究的病毒。该类病毒由于被研究人员插入了核糖体开关正常情况下不会侵入健康细胞,只有遇到特殊药物才会感染正常细胞。好巧不巧,周雨在一周后某次学校里的实验,接触到了会使病毒进行感染工作的药物。
 
        于是他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
 
        外表与常人无异,但是没有脉搏没有心跳,能够思考进行一些常人的工作,肉体受伤只要不是严重的贯穿伤都能恢复。还有——想要吃人类的脑子。
 
        要说周雨被感染变成所谓“丧尸”之后怎么被发现并且被警方追捕,就是因为他去医学院偷尸体的脑子,结果被值班的保安给发现了。保安报警后,锁上了实验室的门,周雨只能破窗而出。谁知道,如今的警察办事效率还算高的,周雨刚从窗户那踩着楼下的歪脖柳要下来,就被一队警察给围住了。
 
  
 
        这下可糟了,周雨心说。不论是保安还是警察,都已经看到过他的脸,学校里又有他的档案,不久之后肯定会被通缉的。过不久,他的家人就会知道了,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变成了一个丧尸。
 
        周雨扬起头,变成这种东西又不是他想要,可是即使是这副模样他也还是想要活着啊。周雨眼睛发酸,原来丧尸也是有感官的啊。
 
 
  
         警笛声又一次靠近,周雨收回刚刚伸长的腿,将自己完全蜷缩在瓦楞纸箱后面。他现在只想活,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快速的有些沉重的脚步声,是跑着过来的,听鞋底触地的声音,应该是运动鞋。人类?是普通的人类跑过来了吗?
 
        周雨不敢抬头,他这会太饿了,他怕自己会伤害那个无辜的人类。他手指捏着大臂处被子弹划破的衣服,手指捏着那里的线头往外拽——真是的,这件衣服可老贵了。
 
        跑动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停在巷口,那人拐进了巷子。那人几乎是跌跌撞撞摔倒在周雨面前的,小伙身上黑色的卫衣背后已经破了几个洞,其下可见子弹射入的伤口。
 
         但是没有流多少血。
 
        是同类。
 
        周雨从箱子后面往外探了探头,确认了警察离得还远,赶紧把人拖拽到纸箱后面。那人倒吸一口冷气,黑色的眸子像是带着怒气,瞥了周雨一眼。
 
        “不是……我帮你你还瞪我啊……”周雨低声说,那人捂着后腰的伤口,挣开周雨的手,跪坐起来,躲到周雨旁边。
 
        那人摸着伤口,其实并不疼,周雨知道。只是子弹在里面的话,伤口没有办法愈合。“你有钳子啥的吗?”他低声问,周雨摇头。他又不是医学生,周雨是医学院戈壁生物化学专业的。
 
        那人安静下来,眼神有些放空的看着水泥地。警笛鸣叫的声音越来越近,又是一阵子跳下车鞋子踩地的声音。对讲机不时传来的命令,警察们在巷子外空地奔跑的声音。
 
        周雨明明感觉不到心跳,却觉得自己此时很激动。
 
       因为身边的人,侧脸实在是太熟悉了,像极了他小时候的玩伴。虽然分开了十几年,周雨也还是记得,那个小孩软软的脸颊,笑起来的时候嘴角边浅浅的笑窝。他一笑,两侧脸颊的痣就会随着肌肉的动作改变位置,眼睛眯缝成亮牙新月。
 
        真想再见他一面啊,以人类的身份。
 
 
        手腕被人用力的握住,周雨被强行拉着站起来。那人的眼睛黑白分明,就像是围棋的黑白子一样。
 
        “一起跑,他们快过来了。”
 
        那人说,周雨眨了眨眼睛。如果他的血液尚能在血管流动的话,他一定会感觉自己四肢充血脉搏快速的跳动,一定能听到心脏噗通通在胸腔里按耐不住的兴奋。
 
        “好,走!”
 
        周雨说着,那人笑起来,嘴角边有个浅浅的笑窝。
 
 
        
         趁着事情没有扩大,周雨溜回自己在学校附近租住的公寓,拿了些可换的衣物和生活用品,带了自己的信用卡银行卡以及一些现金,就出了公寓。
 
         那人不知道从哪弄来的车,车牌已经摘了,是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周雨把包扔到后座,开了副驾驶的门钻进去:“你这……不会是撬的吧?”周雨瞥了一眼插在那的车钥匙,“我们老师的旧车,之前就说了不用了让我帮忙二手转了。这种车哪转的掉,我就拿着在开。”周雨看对方模样最多也就是十七八的少年,有些疑惑:“你考驾照了吗?”
 
        一个绿色的小本本被扔到周雨手里,周雨翻开,确实是驾照。他翻开第一页,那人的名字就映入眼帘。
 
        樊振东。
 
        周雨猛然抬头看向那个握着方向盘的人,头嘭的一声装上了车顶,他缩了缩脖子。眼前这个人,叫樊振东,周雨的儿时玩伴也叫樊振东。
 
         世界上会有这么巧的事?
 
    
         TBC.

评论(2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