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姗姗来迟(1)

☞与一清清清清的联文 @-一清
☞总裁胖×运动员雨
☞abo    ooc    慎入
 
       
         面前西装革履的人单手拿起面前的果汁对着吸管喝了一口,嘴唇松开衔着的细管,冲着周雨露出了一个淡到没味道的笑容。
 
        他长得比他的年龄要老成些,法令纹较深,让他看起来没有同龄人那么张扬;眉角淡淡的,随着他礼貌性的笑容微微上挑;他的双眼皮左边深右边浅,看着也不滑稽,倒是有些可爱。
  
        如果刨去见面的原因,周雨可能会很喜欢面前这个人。
 
 
 
         大约两个星期前,周雨的二十五岁生日,刚过了零点,周雨就收到了一封邮件。只是看邮件的标题周雨都知道是什么了——良好基因的适龄omega与alpha的配适表。
 
      为了保证高品质基因的传递,每个公民在分化出第二性别后,都会进行信息的采集与收录,评判基因的优劣。为了保证极少数优秀alpha和omega的后代不出现遗传病,政府有关部门会对他们的基因进行配适测试,其中配适度超过百分之八十的alpha和omega会被强制婚配,直到他们繁育后代才能离婚。
 
        婚姻不再是出于爱情,而是为了传递下去自己的染色体。
 
         周雨清楚收到这封邮件的几率小到可怜,他也清楚收到这封邮件就意味着他可能失去现在已有的生活,成为一个生殖的工具。他长到25岁,还从没后悔过自己分化成了一个omega,因为不论是体力差距还是发情期,他通通都能克服,苦一点累一点,他都不曾畏惧过。可现在——这该死的第二性别,极有可能害他失去他的事业——也就是他的乒乓球。
  
        周雨点开邮件,微微颤抖的手迅速的滑着鼠标的滚轴,草草扫完了邮件里附带的alpha的信息。樊振东,配适度高达96%。周雨扫了一眼那人的证件照,眼睛盯着镜头,嘴唇紧闭,脸颊上还有些婴儿肥。
 
        周雨把脸埋在手心里,深深的吸着气。
 
        他是个军人,是个运动员,同时也是个omega。可他不该是生殖的工具,不该是alpha的附属品。虽说周雨目前还没有对象或者暗恋的人,但是一纸配适表就决定了他要跟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结婚,未免太荒唐了。
 
        不如……假装自己没看见这封邮件吧?
 
        周雨退出了自己的邮箱,清楚了浏览记录,虽然没法掩饰邮件上的已读,不过能瞒一阵子是一阵子。
 
  
      
         可他还是太天真了。
 
         刚刚结束上午的训练,周雨站在场边收拾自己的斜挎包,他脱掉被汗水浸透的t恤,用毛巾擦了一遍残留在身上的薄汗,套上了干净t恤。周雨正要问梁靖崑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就被总教练刘国梁拍了拍。
 
         “耽误你一会吃饭时间,你来下我办公室。”
 
          刘国梁面上没有表情,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往他办公室的方向去了。周雨心里咯噔一下,四肢的血液都往脑子里冲,手指头都开始发凉。周雨清楚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谁知道会这么快?这才是他收到邮件后的第三天啊。
 
        周雨微不可察的皱了眉头,跟上了刘国梁。
 
        “你收到你的配适表了,是哇?为什么不及时跟队里汇报呢?”刘国梁坐着,他办公室的百叶窗半拉着,外面天气也不好,办公室里有些昏暗,较低的气压压得周雨呼吸都有些困难。“对不起,刘指导,我当时以为是……垃圾邮件,瞅了一眼就忘了。”周雨的手背在身后,手指拽着t恤的下摆。“垃圾邮件能给你写你的配适表?周雨啊,你说你这也二十五了,是哇?你也知道咱们这有个优良基因的alpha或omega不容易,是哇?我看你跟对方配适度也非常高,跟队里汇报一声,去见一面试试吧。”
 
         周雨咬紧嘴唇,背后搅着衣服的手骨节处早就泛白了。“刘指导,我能不能……”
 
        “能不能拒绝被强制婚配?”
 
        “拒绝?为什么哇?周雨是有心上人了?但是这也是国家安排的,是哇?你身为运动员,同时也是军人,不能违抗国家的命令你说是哇?”
  
        周雨垂着眼帘,喉结上下滚动了好几次。他扯出一个微笑:“好吧,我知道了,谢谢刘指导。”
 
         最终还是难逃每个omega都会面对的事——成为alpha的附属品。
 
        
 
          刘国梁那次谈话后,周雨还是没有一点要去见樊振东的意思,甚至比平常训练的更晚了。这事情闹了一个星期,马俊峰王皓等各位教练员都给他做思想工作,差点连蔡局长都给招来。那些劝他的话周雨几天之内听了近百遍,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可是他不想放弃自己的事业成为alpha的附属品成为传递基因的生殖工具。
  
        外界的压力越是大,周雨就越是拗。他从四岁就开始打球,这颗倾尽他一切汗水的乒乓球,哪是说放下就放下的。周雨也有想要达到的目标,他也想成为世界冠军,想拿大满贯,哪个运动员不是这样的呢?
 
        由于情况实在特殊,队里开了一次会议来决定这件事的处理措施。各位领导以及教练员做事都极有效率,不出两日,就交给周雨一份协议——协议提出如果周雨愿意进行婚配,婚配期间仍然可以参与训练和比赛,如若不积极配合,极有可能被强制退役。
 
        周雨看着协议末尾的“退役”二字,只觉得眼睛酸痛发胀。这已经算是上面的极大让步了,不接受也难。周雨带着笑,低声说让各位指导费心了,然后在协议上落下了自己的签名。
 
       
         “周雨?嗯,我叫樊振东,是樊氏企业的继承人,很高兴见到你。”樊振东说着,伸出手,他的薄唇随着嘴角上扬显出淡淡的粉色。周雨看了一眼伸到面前的那只手,有些犹豫,但还是握住了。柔软的掌心相贴,修长的指头紧合,用了些力气去握:“嗯,你好。”
 
         周雨坐下来,要了杯咖啡。樊振东坐在他对面,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在桌子底下抠着指甲边的肉刺。
 
        “我还算是关注乒乓球,有看过你的比赛。之前的乒超联赛,也去看过八一队的几场现场,你场上场下差距还是挺大的。”樊振东说,周雨笑着挠了挠脸颊:“啊,是嘛。场上比较爱吼,不吼带不动自己。”樊振东微微点了点头,服务生端上了一杯咖啡,褐色的液体表面上翻腾着白雾。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周雨发现樊振东对乒乓球了解的确实不少,手游也玩的同一款,共同话题也算挺多的。周雨一聊到起劲的地方,就说个没完,完全暴露了自己是个话唠的事实,樊振东也就静静当个聆听者,听他说完才回答。

        如果能成为朋友就好了,周雨苦笑,可那高达96%的配适度决定了就算他们成为了朋友,也迟早要面对强制婚配的。
 
         “那个……樊振东啊……”“叫我小胖就好了,同龄人大多数都这么叫我外号。”樊振东笑起来,不同于刚见面的礼貌性微笑,这个笑容是发自真心的。周雨看着对方发亮的眼睛:“嗯,小胖。那个,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还年轻,比我小了五岁呢。如果我们强制婚配结婚之后,你碰到了你真正喜欢的人,怎么办?”
 
         樊振东一愣,嘴唇微微的张开。周雨拽紧了裤子边,咽了口唾沫,等着樊振东的回答。
 
         本来阴郁的天,突然就下起了雨,雨滴落在柏油马路上,给闷热的城市带来些许凉爽。雨水啪啪的打在咖啡厅的橱窗上,然后凝成一股细流,顺着玻璃窗滑下去。
 
        “嗯,想过。不过我见到你,觉得……好像也没那么糟吧。”樊振东抬手想要挠后脑勺,手停在半空中,又放回了桌面上。他的指节刚好碰触到周雨的指尖,周雨将原本摊开的手握成拳。“这样啊,那好吧。”周雨说着,将杯子里所余不多的咖啡饮尽。
 
        
         樊振东开车带周雨回家里吃晚饭,不知道樊振东是从哪了解到周雨的肠胃不好,刚才就联系了家里的阿姨给周雨煮粥。周雨坐在副驾驶,听着车里放的歌,脑子开始放空。雨水丝毫没有停的意思,落在车顶上发出噼啪的响声,掩盖了车里的沉默。
 
        樊振东能看出周雨的不乐意。
 
        强制婚配,其实一开始樊振东也是不接受的。毕竟omega比自己年长了五岁,自己又正是刚接管子公司,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家里父母长时间不在,也没人顾他结婚生子的事情。
 
        樊振东看完有关部门发给自己的周雨的基本资料,樊振东才想起来之前忙里偷闲还看过他的比赛,场上那个赢球就吼的小豹子他印象还算是颇深的。本来还担心强制婚配会影响周雨的乒乓事业,不过没多久樊振东就听说了婚配不会影响周雨的训练和比赛,这才存了资料里的手机号和微信号联系了周雨。
 
        怎么说,比起见结婚对象,樊振东倒是有种自己去见了喜欢的运动员的感觉。
 
        爱情这东西,好像一开始,就没能在两个人心田落地生根。
 
 
 
         樊振东家的阿姨和樊振东一样是广东人,煲的一手好汤煮的一手好粥,周雨在樊振东家吃的这顿晚饭着实是合了周雨的胃口。炒的几个菜油水不多调料也不算重,薏米煮的微软,红豆也煮的恰到好处,糯米和黑米混在一起,带着红枣的清香一齐滚入食道,落在胃里暖暖的。
 
        吃过了晚饭,雨也差不多停了,阿姨收拾罢厨房便回去了。樊振东给周雨倒了热茶,周雨小口抿了些,沾湿了嘴唇。
 
        “一会我开车送你回宿舍,雨哥你要看电视吗?”樊振东拿着遥控板,回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眼睛半闭的周雨。周雨听到他说话,原本耷拉着的眼皮一下抬高,赭色的眸子盯着樊振东。这双眼睛明明清澈的要命,樊振东却读不明白周雨的情绪。
 
        周雨站起身,双臂环绕樊振东的脖颈,在樊振东耳边低声道——
 
        “我可以留在这的。”
 

 
        TBC.
        

评论(55)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