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昕博】那年风正好


☞校园au,一发完,he
☞太久没有产昕博,ooc
@今天凤城和欲和不谈情更新了吗 生贺
 
1.
       
         
         自习室的窗户大开着,晚春的风还捎着凉意,抚过他的头顶。发旋处本来服帖乖顺的头发被吹的立起来一撮,在风里摇摇晃晃的,等这阵子微风停了都没有趴回去。
  
        方博抬起手,把翘起来的头发按回去。趴在那的人还没有醒,方博左右瞅了瞅,小心翼翼上手揉了揉那人的硬发。
 
        方博总是被揉头的那一个,以至于从高中到现在,他都没试过这人头发揉起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看着很硬,其实并不扎手。乖顺的贴合着手掌心,头发很滑,很干净。
 
         那阵穿堂而过的春风,从记忆最深最远的地方,将方博几乎要遗忘了的片段拎了出来。
 
 
2.
        
          “来,大家一起来过一遍这篇古文……”语文老师带头念着那些枯燥的文言文,方博对这些着实是提不起兴趣,托着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把眼睛闭了个严实。
 
        “方博……博儿……”
 
        方博能听见的声音很细微,似乎是谁在用气声在他耳边说话。方博摆了摆手,哼哼了一句,只听“啪”的一声响,方博兀的被吓醒,猛的抬头差点爆出一句粗口。
 
        只见孔令辉老师手里拿着语文书,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下课不用来我办公室了,直接去你们刘老师办公室吧。”
 
    
        纵使方博怼天怼地怼空气,也不敢怼他班主任。好不容易被刘国梁一句一个“是哇”怼完放过,方博被刘国梁要求调到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这样他就算睡着了也好站在后面听课。
 
        回了教室搬桌子换到靠窗户的位置,把原本坐在那的樊振东换去自己的位置,方博理了理书,坐下开始写化学。
 
        方博化学不错,可作为一个理科生,他物理实在是跟不上趟。都说物理不好不能学理,方博又不愿意学文,只好靠着化学来提分呆在理科实验班。分完文理后,高一的同学里只有周雨和自己分到一个班里,其他的同学都只是在学校里打过照面,不算熟。方博不是自来熟的人,进了新的班级近半个月,除了周雨和樊振东愣是没认下几个人,更别提现在坐在他旁边边听歌边哼哼的新同桌了。
 
        “那啥,同学你哼歌小声点……”方博戳了戳他,那人转过头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你说啥?”“我说你小声点。”方博大声重复,“你说啥?”那人更大声的问。“……你把耳机摘了跟我说话。”方博十分嫌弃的伸手要摘他耳机,那人灵活的躲过去——
 
        “你问我叫啥?我叫许昕,许昕的许,许昕的昕。”
 
        许昕说罢,笑的露出八颗牙齿,很好很标准很阳光。
 
        “……谢谢你的自我介绍不过我没问这个。”
 
    
3.
        
          男生的友谊总是很容易就建立起来,一场篮球、一个喜欢的球星、一瓶水……当然,也可以是一道物理题。
 
         在方博抓耳挠腮也整不出动能定理之后该怎么套用公式的时候,许昕从他手里抢过了练习册。
 
         “我去,我看你那猴似的我还以为你在做竞赛题呢,说吧,哪不会昕哥给你讲。”许昕伸手把练习册摊开在自己桌子上,审完方博写了一半的题,用食指敲了敲桌面:“你这思路对了,但是卡死了啊。这里用能量守恒比动能定理好……”说罢开始给方博一步一步的讲解。
 
         刚想怼回去说你是谁昕哥的方博,话到嘴边咽了回去。毕竟人家帮自己讲着题呢,这会怼了他不讲了那今晚上物理作业还写不写了?
 
        方博认真的听,在便利贴上记着许昕说的步骤,时不时还愣愣的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盯着方博那双乌黑发亮的双眼,许昕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
 
         “真的听懂了吗?小傻子。”
 
         “你才傻呢!死瞎子。”
 
         方博反驳道,许昕捏了一把方博的鼻梁笑骂他没良心,方博气呼呼的拿过练习册贴上便利贴反驳:“我们小仙男不需要良心。”顺便还得意的拍了拍便利贴:“反正这题步骤我都记住了,以后也不用你讲了。”
 
        许昕被他逗得笑的猛往后一仰,头撞到了后面的黑板沿,蹭了满头的粉笔灰。这下该方博笑的停不下来了。
 
        “……后面那俩哈哈哈哈的,能不能够了上自习呢!”班长话音刚落,只见后门小窗户露出来刘国梁的半个头。
 
        刘班头有句话说得好,哈哈哈哈等于自杀。
 
4.
         相处一段时日,方博发现这个已经算不上新同桌的新同桌其实挺好的。比如说早上去接开水会连带着自己的份也接了,比如说会给自己讲物理题,比如说会在上课自己睡着的时候把自己叫醒……比如说他笑起来真的很阳光很好看,比如说他穿衣品味很好。
 
        方博瞅了一眼身边正在补觉的许昕,许昕耳朵里还是塞着耳机,课间他总是在听歌,时不时哼唱两句,听着还不错。
 
        方博伸手把他左耳的耳机摘下来,塞在自己右耳朵里,音乐声不大,被教室里嘈杂的嬉闹声一盖,方博愣是没有听清楚歌词。伴奏缓缓的,听着倒是很舒服。
 
         “我说咋这么吵……”许昕揉了揉眼,拽着往后一缩差点拽掉耳机线的方博凑近自己。几乎是脸贴着脸,方博没来由的心里一紧,咽了口唾沫:“卧槽你睡傻了?干、干嘛拉我啊?”心脏一瞬间提到嗓子眼一样,方博能清楚听到噗通噗通的声响。
 
         方博睁圆了眼睛,他双眼皮很深,眸子也黑的彻底,映着许昕模模糊糊的影子。许昕揉着方博后脑勺剪的极短的发茬,有些扎手,手感挺让人上瘾的。
 
        “放大声音给你听一下。”许昕说着,手伸进校服口袋按着mp3的按钮,方博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许昕揣进裤子口袋的手,眨都不带眨一下。许昕见多了这样的方博,有时候他上课就这样,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黑板,结果下一秒就闭了个严实睡过去了。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方博听清楚了歌词,笑起来:“苏打绿啊?”许昕点了点头,低低的开始唱着,不知不觉越唱越大声。
 
         突然全班都安静了,只听许昕一句转了三圈半的“白鸽~”出口,全班都笑出了声。
 
         “这都笑啥?咋了啊?不是,方博你咋也笑啊?”
 
         许昕搂了搂笑的已经趴在桌子上的方博,被搂着的人无意识的颤着,头顶的发丝扫过许昕的脖子,痒酥酥的,不到想挠的地步。方博眼里都带了泪花了,一手捏着许昕肩膀一手塞好快掉出来的耳机:“不是,我说你是不是没戴眼镜听不清啊?刚才那几句唱的贼油腻了,刘爸肚子上的肉肉都比不过你。”
 
        “嘿——你小子连昕哥都敢怼啦?物理作业还要不要写了?”
       
        “要的要的,昕哥我错了。”
 
        
5.
           化学实在是许昕的苦手了。
 
           好不容易结了业,看着选修课本一一发下来,光是看看封面上的晶体结构许昕就头大。
 
          “这个棱长你算的时候就用原子的半径列式子……”方博一边给许昕讲着他练习本上手抄的那道题,一边在草稿本上验算。眼帘半垂着,睫毛细微的颤动,眨巴一下眼睛,就跟蝴蝶振了一下翅膀一样。
 
        头发有一个月没修了吧?鬓角也留的太长了。许昕的手指蹂躏着他的校裤,几次三番想要上手去揉一把方博的头发,又怕揉了这人炸毛不愿意给他讲题。
 
        “所以你在听吗?”
 
        方博皱起眉毛,他不笑就看着苦苦的,怪不得总被学长们叫方苦苦。不过这人笑起来也甜,两颊的苹果机鼓起来,嘴唇上扬露出上排牙齿。
   
         “啊?没有,我没戴眼镜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许昕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嘻嘻的说,方博翻了个大白眼,恨不得一拳锤他胸口上问候他的各位祖宗。
 
        “最后一遍,我再不讲了。”
 
         会讲的,你肯定会讲的,只要我问你就会告诉我。就像你问我一样问题的时候一样。
 
         许昕看着面前气鼓鼓的人儿,终于松开了被蹂躏的皱巴巴的校裤,伸手去揉乱了方博较长的头发。
 
6.
         “在我的怀里,在你的眼里。那里春风春风沉醉,那里绿草成茵……”
 
        高考之后,班里组织着去玩。一通吃喝洗劫了半个城市,一群人停在了一家KTV泡了壶茶开始抢着话筒唱歌。鉴于许昕高二时在班里转三转的一声白鸽,大家还从没叫他唱过歌,此时拿到话筒的许昕点了一首贝加尔湖畔,就在以方博为首的众人准备捂耳吹他的时候,许昕出乎大家预料的唱的好。
 
        “我就说昕哥才是咱们班歌神嘛。”“你可够了,马后炮。”
 
         方博愣愣的看着站在屏幕前的许昕,许昕正随着伴奏微微晃动着身子,一只手捏着敞开的外套下摆的拉锁。到了高音的部分,许昕阖上双眼,声音逐渐拔高,然后逐渐变弱。
 
        曾经穿堂而过的那阵春风,又抚过方博的面颊,吹开了一众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许昕睁开了双眼,含笑看着坐在他面前的方博。
 
 
         三四月份,已经到了二模结束快要三模的时候。高三的学生们一遍一遍刷着高考题,为的只是仲夏六月那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大家都秉持着“学不死就往死里学”的态度埋头书海,只有课间忙里偷个闲,稍微小睡一会。
 
         天气转暖,许昕跟方博左右换了个位置,许昕靠窗户。柳树刚抽芽,白色的柳絮满校园飞的都是。许昕为了凉快开了些窗户,给了那些白色的絮团可乘之机,从窗户飞进来,落在许昕的头发上。
 
        方博把下巴搁在书桌上那一叠厚厚的资料上,安静的瞧着许昕把脸埋在臂弯里睡觉。他头发是栗色的,在太阳底下泛着类似金属一样的光。方博伸手用拇指和食指捏起来粘在发丝上的柳絮,轻轻吹了一口气,柳絮就随着风翻滚着飞了出去。
 
        方博戳了戳许昕的发旋,换来后者嗯嗯的几声低吟,于是满意的将注意力转移回面前的试卷。
 
        天气很好,云很好,风很好,你很好,这就是最好的了。
 
9.
       
        “多想某一天,往日又重现,我们流连忘返,在贝加尔湖畔。”
  
         有句话方博始终没能跟许昕说出来,纵使回到往日,怕是也没有那份勇气。
 
        不过好在,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说那句话了。
 
        方博左右看了看自习室里的其他人,悄悄低头在许昕额角落下一吻,趴在桌子上本来该熟睡着的人,嘴角微微扬了扬。
 
 
        END.

——————————————————————

       

评论(19)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