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主角与炮灰


※四叔的脑洞 @肆疏
※一发完,he预警

 
       
         周雨是一个在快穿系统里跑跑龙套的小炮灰,没错就是走完剧情线就会被大中小各类boss杀死的小炮灰。
 
         他见过很多主角,比如说酷爱写诗但是拎刀上去毫不留情就是削的张继科,比如说遇到任务就不剪胡子端枪不怂就是干的闫安,比如说死缠着boss打的许昕。周雨很爱观察自己见到的每个主角,他知道这些人会在这个世界线里走很远,至少比自己远。
 
        即使在一个世界死去还会在另一个世界重生,死亡的疼痛周雨还是能感觉到的。他最讨厌的就是捅一刀然后就不管了的boss,那样他要忍受许久伤口带来的疼痛,才会失血过多而死。好在他结束一条世界线的使命就能得到些金钱上的补偿,不然周雨可不乐意莫名其妙就体验一把去世。
 
        穿越到下一个世界线的时间不算漫长,这期间周雨眼前总是会出现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色,身体也像是处于婴儿时期呆着的襁褓中一般舒适。此时系统也会将下一个世界线的介绍和他的任务发给他,并付给他上一个世界线里的酬劳。这是他最舒服的一段时间,因为接下来他一睁眼,就有可能要面对死亡。
 
        这次是做一个侠客吗?
 
        周雨睁开眼睛,环视着四周。他摸了摸身上的服饰还有腰间的佩剑,掂量了剑。不错,好歹是给佩了剑的侠客,上次穿越到这种世界线,可是连武器都没有,刚找到主角就被灭掉了。
 
         周雨茫然的瞧了瞧周围的行人,主角的头顶都会出现一个淡蓝色的箭头,可在这川流不息的人群,即使是有那个箭头,找到主角也实在是件难事。
 
        周雨寻了好久,正午的太阳晒得他身体里的水分都要蒸干了,他只好抹了一把汗,走到街边茶馆摆在外面的桌椅处坐下,问店小二要了一壶茶。
 
        来回穿越过那么多个世界,作为已经剧情必须的炮灰,周雨早就发现自己不努力去找,主角也一定会“自己送上门来”这个规律了。所以此时他也不急,用刚得的酬劳买了一壶好茶,坐在阴凉处慢慢的品。
 
        一个少年模样的人走进了店,要了壶熟普洱,又出来。看样子他本想坐在外面喝茶的,可惜外面的两张桌子一张被周雨占了,另一张坐了四个人。少年挠了挠头发,不太好意思的看向周雨,刚要开口,周雨就说:“没事,坐吧。”
 
         小少年点了点头,拉开长凳坐下。周雨瞥到少年头顶淡蓝色的箭头,心里了然了面前这孩子就是这条世界线的主角。没记错的话,这条世界线的主角可是位不得了的大侠,十六岁便在江湖上出了名的人,将小半个江湖的老手都击败,从小立志要与武林盟主一战的小神童。
 
        这么传奇的人,却因为口渴急匆匆要喝热茶而被烫到了舌尖尖,此时正在周雨对面伸出舌尖,倒吸着凉气。
 
         这个小神童可真是可爱,周雨轻笑。
 
         “小伙子,看你的装束不是这里人啊?你来着要做什么啊?”周雨问道。少年抬起头,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有些模糊,他肤色较白,此时脸颊的微红格外明显。“我来这找皓哥的!就是王皓!”樊振东说着,还扯出个笑容,他笑起来下巴尖尖的,眼睛也眯成一大一小。
 
         “王皓?你可是来找我师傅的啊?”周雨问,这些都是系统事先安排好的台词,周雨只要照读就是了。小少年点点头,“那你就是樊振东?啊,小神童!久仰久仰。”周雨说着,站起来要鞠躬,樊振东有点害羞的挠挠头:“哪里哪里……能在这遇到皓哥的徒弟,可真是巧呢。”
 
         不是巧,一切都是上天,也就是系统的安排。你我相遇,本来就是命中注定的。
 
         “那就由我来带着樊少侠去找师傅吧?此时就走?”周雨问,樊振东快速饮了杯里的茶水,唔唔的回应他。腮帮子鼓鼓的,着实是可爱。周雨控制住想要伸手去捏他脸颊的欲望,先一步走出茶楼房屋投下的阴影。
 
        不出所料,还没走出去几步,他们就遇了袭。周雨为了保护主角,而被袭击者一剑刺穿了胸膛。熟悉的疼痛感袭上来,疼的他浑身痉挛抽搐。已经被生理泪水模糊的眼前,看见了樊振东焦急的样子。
 
        不知道是不是死过太多次的缘故,周雨现在在意的居然不是“我要死了”,而是“幸好我护好了你”这种事。
 
        不过炮灰都是这样,为了保护主角前赴后继的为他挡枪子挡暗箭挡袭击,周雨也算是尽了自己身为炮灰的本职工作。
 
        重生下一道世界线前,系统将周雨死去后樊振东的反应展示给他看。樊振东全然没有遇到周雨时那副天真可爱的模样,他眼神带着杀意,拔剑出鞘,与袭击者过了两招,便用剑刺穿那人的腹部。结束了袭击者的性命,樊振东蹲下身来扶起周雨的头,用手轻轻合上了周雨的眼睛。
 
        极大的反差让周雨对这个主角挺有好感。
 
        不过两人从见面到周雨遇害,不过半个钟头,往后的日子里,樊振东会遇到更好的人更多的事,这件小小的遇害事件,会渐渐被新的事物所掩盖,直到被遗忘的一干二净。
 
        周雨突然觉得身为一个炮灰,是件这么悲哀的事。
 
 
        重生的下一个世界,周雨遇到了闫安。这个世界动荡不安,四处充满了暴乱与战争。闫安和周雨都是军人,共同奔赴战场。周雨看了看系统给的台词,“上了战场我自然是愿意为国家牺牲的!愿意用我的血肉巩固祖国的长城。”闫安挑了挑眉,他那两道眉很浓,动一下都很明显。
 
    周雨瞥了一眼坐在运输车角落的樊振东,那孩子此时正抠着手,有些紧张。周雨盯着他看,仔细找了找他与上一个世界线的樊振东有什么不同。长高了,下颚线也更有棱角了,鬓角的头发剪的极短,看着就觉得扎手。
 
         闫安端着手里的枪:“怕啥?反正都是干嘛!”他摸了摸下巴上已经半月未剪的胡子,周雨想说你性情还是这样毫不畏惧。他没有说出口,毕竟世界线都不一样了。
 
        怕啥,反正都是死。
 
        周雨安慰着自己。
 
        说不定下一个世界线,还能能碰见樊振东。一想到那个喝茶烫到嘴巴的小少年,也就是此时运输车角落里坐着的那个小青年,周雨竟然有些期待“死亡”。
 
        刚下了运输车,周雨就被敌方狙击手爆了头。没疼多久,意识几乎是一瞬间就丧失了。
   
  
        可能因为周雨来到这个世界线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重生的过程也变得极快。一阵让人有些目眩的光闪过,周雨依然在下一个世界又一次重生了。
 
        这次的接触的人是周雨不认识的人,他草草的说完了自己要讲的台词,结果被那人捅了一刀,草率的结束了这一次快穿任务。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杀人犯,最后是被樊振东缉拿归案的。
 
         不过快点结束这样也好,说不定能早些再次碰见樊振东呢。这次碰见的他会是什么模样呢?是不是更成熟了?
 
        周雨笑起来,他终于碰见了樊振东。
 
        周雨走在街上,迎面骑着马身着铠甲走过来的就是樊振东。在这个世界线里,樊振东是驭龙团的一名驭龙骑士,而驭龙团的团长就是在樊振东上一个所在世界线里与樊振东大战几百个回合的武林盟主马龙。
 
        樊振东此时已经快二十岁了,比起周雨之前遇到的小团子,这位骑士的脸已经有些棱角,不过脸颊上的些许婴儿肥还是没有褪去。
 
        周雨望着樊振东骑马过来,又目送他远去。
 
        系统并没有安排他去与这位对他来说遥不可及的驭龙骑士说话,只是短短的一个擦肩而过,然后——然后周雨就会死于巨龙的袭击。
 
        不过只是看看就很好了,不然凑上前说话,却发现你根本不记得我,一丝丝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那得多伤心啊。
 
        周雨不知道的是,樊振东走过他身边,又小幅度回过头去看那个头发乱糟糟的人:“诶?好熟悉啊……感觉在哪见过。”
 
        “算了,可能是之前哪个世界的炮灰NPC吧。”
 
 
 
 
         度过了作为龙骑士充满荣誉与苦战、美好与痛苦的一生,樊振东又来到了下一个世界线。在这里,他依然是主角。不过不同于之前的单打独斗,他有了一个搭档——周雨。
 
        在丧尸病毒肆虐的M市,樊振东与周雨两个人带着武器和干粮,一同逃往政府在M市设置的救援未感染者中心。
 
         周雨一开始不敢面对那些身体半腐化的丧尸,第一次在公寓门口证明遇上丧尸群的时候,吓得腿都在抖。樊振东自然是不怕,他可是与武林盟主大战几百几回合之后又去屠了龙的樊振东啊!
 
        他端起枪,将周雨护在身后,一枪一准爆了逼近的丧尸的脑袋。结束了一次小的战役,樊振东面不改色的擦枪,换弹夹。
 
        “小胖真厉害!不愧是小神童!”周雨兴奋的说着,眼里闪着光,如果不是樊振东知道面前这人比自己大了五岁,他都要怀疑自己才是年长的那一个了。不过小神童这个称呼,很耳熟,却又不记得被谁叫过。
 
        是系统安排的台词吗?樊振东看着眼前的人想要上来揉他的头发,却又收回了手。这人,还是挺可爱的,樊振东想着,拉着周雨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顶:“摸呗,没事的雨哥。”他笑的眯起眼睛,局限的视野里,他看到周雨也笑了。
 
        一双眼睛像是湿了,眼底亮晶晶的。嘴角上扬牵扯起脸颊的皮肤和肌肉,留下浅浅的笑纹。周雨的手掌很暖,手指修长,温柔的贴着樊振东的头皮磨蹭着。
 
        他与面前这人,似曾相识,好像这里并不是他们初遇的地方。
 
       
        按着地图,两个人一路向M城的城西赶。
 
        入夜,周雨找到了一处被人遗弃的公寓。门没来得及上锁,可见这家人逃的有多急。周雨和樊振东检查了屋子里没有丧尸,确认门窗都十分牢固,安排了两个人守夜先后,樊振东这才随便清洗了身子,难得的在床上睡了一觉。
  
        前几个世界线的回忆总是会在梦里出现,恍恍惚惚的,他好像又变回了那个小小的天才少侠。在那个有些炎热的下午,在那个江南的小城,因为一壶茶,邂逅了一位身着黛色衣袍的青年。
 
         他看不清楚青年的脸庞,但是他能听清楚,那个青年唤他——
 
        “小神童。”
 
        
         “咣当!”
 
         一声巨响将樊振东吵醒,樊振东猛的从床上坐起来,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大脑极力辨认出声音的来源,他跑去了客厅,看着蹲在那的周雨砍断了一个丧尸的脖子。
 
        窗外清冷的月光洒在周雨身上,周雨发旋处几撮不乖顺的头发翘着,在月光地下像是几道银线。他转过头,半边脸颊被月光照亮,半边还埋在阴影之中。周雨的眼里像是有星星,有月亮,有那天正午的太阳。
 
        “吵醒你了?”
 
        周雨问,声音平静,与之前那个被丧尸吓到腿软的周雨判若两人。樊振东木楞楞的点头,周雨将长刀收了鞘:“诶,看来我不适合用枪,还是刀顺手些。”周雨说罢,从阳台处走过来,捏了捏樊振东的脸颊。
 
        “手感果然超好啊……”周雨小声感叹,还是被樊振东听到了。
 
        他突然想起梦里那个青年,与自己同行去王皓那的路上,他几次伸手想要碰自己的脸颊,但最终都收回了手。
 
        原来我们不是初见,只是久别重逢。
 
 
        白天赶路,周雨总是说个没完,絮絮叨叨的,樊振东倒也不烦他。周雨给他讲了张继科闫安和许昕的故事,虽然都只有周雨所参与的那一点点片段,樊振东还是听的津津有味。
 
        “所以小雨死了那么多次,每次都很疼吗?”樊振东问,这句话打断了正在兴奋的讲述张继科给他开了个草莓罐头却骗他说是自己做的糖水草莓的周雨。周雨没有预料到樊振东会问这句话,手不安分的抹了抹额头上沾的灰尘:“嗯……会疼啊。”
 
        “有时候疼的恨不得自己撞墙结束了性命,有时候就很快了,一枪毙命。”
 
        周雨说着的时候,脸上是淡然的,手却在微微发抖。他怕死,樊振东也怕,谁都怕。樊振东伸手握住周雨攥紧拳头的手,手掌贴着周雨的手背摩擦着。
 
        “那我一定要保护好你,咱们成为这个世界的双主角。”
 
        樊振东说。
 
        他是真的想要护身边这个人周全,不是出于什么复杂的目的,也不是一时兴起,他不想让周雨再受那死亡的痛苦,他想要周雨陪着他,毕竟下一个世界樊振东就可能遇不到周雨了。
 
        “啊……我信你啊。”
 
 
        眼看着就要到达救援未感染者中心,怎知道路上又一次遭遇了大部队丧尸的攻击。两个人面对丧尸群,势单力薄,只能连连后退,先保全自己。
 
        “艹,这些东西可真是没完没了的。”樊振东猫腰窝在一个旧小区居民楼的单元门后面,透过单元门上的栏杆观察着外面丧尸的状态。丧尸门撞击着单元门,樊振东从栏杆探出枪,挨个消灭掉围聚过来的丧尸。
 
        “小心!”
 
        还没等樊振东反应过来,周雨猛的挡在他身后。樊振东回头,正对上一个丧尸睁着空洞的眼眶露出诡异的笑容。樊振东掏出腰间的手枪,吵着丧尸的脑门就是狠狠一枪。
 
        “嘭!”丧尸应声倒地。
   
        周雨腿上也一下失了力气,瘫坐在地上。“小雨你怎么了?”樊振东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去扶周雨。周雨摆摆手,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然后露出了被丧尸挠的一条由小臂到胳膊肘的血淋淋的大口子。
 
         “胖儿,我被攻击了。”周雨笑起来,眉头却是紧皱的。他声音在抖,说话都没了平时上扬的语尾。“没事的!小雨没事的!我们很快就到救援中心了!他们、他们一定能救你的!”樊振东上前两步,拉住周雨的手,就要从包里掏出消毒的药物和纱布帮周雨处理伤口。周雨甩开他的手,狠狠地,决绝地甩开。
 
        “樊振东,给我个痛快吧。”
 
        周雨垂着眼帘不去看樊振东,睫毛轻轻的在颤动着,走廊里不算亮,樊振东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周雨睫毛上跳动的光芒,以及他眼里那不可熄灭的希望的火光。
 
        “反正我已经死了那么多次了,不痛的。”
 
        周雨说,神色坦然,手却悄悄背在身后,手指搅在一起,手臂上的青筋浅浅的浮起来。
 
    他还是害怕的,樊振东知道。
 
        可是我明明说了要护你周全啊。樊振东话都到喉咙里了,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周雨变成丧尸的话,周雨变成丧尸的话——他肯定不希望自己变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啊。
 
        “小雨!小雨!我还能遇见你吗?我还能遇见你吧?”
 
        樊振东声音染上了呜咽,直到此刻他才明白,主角也有无力回天的时候。
 
        “会的。下一个世界没有你,我就去下下个世界去找你……”
 
 
        “嘭——”
 
        门外的丧尸开始散去,麻雀落回树上又被某人撕心裂肺的哭嚎声惊起。
 
    
 
 
        周雨睁开眼睛,屋里光线很好,身上的被褥盖的严实,暖烘烘的,让他想要赖会床。他蹭了蹭带着太阳的味道的棉被,脑子里回顾着系统发给他的介绍。
 
        “小雨!起床了。”
 
        卧室的门被推开,屋外的人跑了两步过来,爬到了周雨身边:“小雨,起床吧。”
 
        周雨把埋在被子里的脸露出来,看着面前笑的有了尖下巴眼睛一大一小的人,轻声说道——
 
        “胖儿,这一次你总能护好我了吧?”
 
        “在和平年代再保护不好你,我就陪你一起去下一个世界线。”
  
        即使下个世界我们素不相识相遇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仍可同生共死。
 
 
 
       END.

评论(38)

热度(196)

  1. Connie巾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