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欲(3)(上)

☞周末回去再发下
☞笔记君的点梗 @笔记狂
☞与我家风风的联文 @何其之多
☞末世未来au
 
       
         “小雨,我今晚能去你家睡吗?”樊振东解开靴子的鞋带,刚刚训练完,靴筒捂得小腿上一层汗,沾湿厚且粗糙的裤子黏在腿上。周雨正在脱上衣,呜呜嗯嗯的回应,樊振东没听清楚内容。
 
        他想保护好周雨,在那个豹型的感染者被击杀之前,他怕周雨真的会被那人抓了去。
 
        想想自己被绑走的那些时日,虽然说三餐管够,也并没有虐待他,但是终日被蒙着眼见不着些光亮,还总会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樊振东不希望周雨遭遇那样的事,但是为了不让周雨为他操心,他从来没跟周雨提过被绑去后发生的具体事件。
 
        周雨脱了上衣,白色的工字背心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他调整了一下脖颈上军牌的链子,把两枚银牌子摘下来,放在桌子上。
 
        305072519920519,周雨。
 
        樊振东记得周雨的编号,比自己的还熟悉些。周雨其实比他要早入队伍,不过最开始是作为随队的队医。
 
 
        入队申请被批下来的时候,周雨跑去樊振东那乐呵了好久。结果樊振东问他编号记会了没有,周雨就瞬间卡壳了。
       
         “305……什么来着?反正后面好像是我的生日……”周雨挠着后脑勺,想从衣服里掏出他刚发下来的“狗牌”看一眼。樊振东按住他的手:“305072519920519,应该没记错。”周雨有些惊的愣住了,将狗牌掏出来,樊振东背的果然没错。“厉害了我的小神童,没想到你记东西这么快。”周雨抱住他的脖子,撒娇似的蹭着他的后颈。樊振东想说这都是闫安教给他的,见周雨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乐成这样,也就没提。
 
 
        “怎么忽然想过来了?”周雨问,拿了毛巾擦汗准备换衣服,樊振东的手不禁扣起座椅的边缘:“就是想去你那住嘛,小雨你电脑配置高,打游戏快。”周雨把脸埋在毛巾里,狠狠用毛巾擦着脸和头发,樊振东也不急,就坐那静静看他。
  
        明明都看了多少年了,怎么就是看不腻呢?樊振东咬着嘴唇上的死皮。更衣室的窗户位置偏高,此时已经是傍晚,橘红色的余晖照进屋里,给周雨镀上一层温暖的光边。
 
        “周雨是谁呢?”
 
        “我把他弄来和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冰冷的电子音在樊振东脑海里不断回响,那人因为感染而变异出的豹子尾巴还沾着樊振东的液体,摇摇晃晃的,嘲讽他似的。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那个人,绝对不能靠近周雨半步。
 
        周雨穿上了薄t恤,手指撩了一下领口,冲樊振东露出个笑容:“行啊,你把你人带来就行了,我时刻准备接收你呢。不过晚上我们那几个还开黑的,pad借你打会倒是可以。”
 
        太阳渐渐潜入地平线,樊振东打开了更衣室的灯,周雨还是笑着,仿佛那张脸上除了这个美好的表情不该露别的。
 
        你果然是太阳啊,跟那些藏在黑暗与角落里的感染者有着天壤之别的我的好搭档。樊振东笑起来,揽住周雨的腰,脸颊蹭了蹭周雨后脑勺的头发。
 
        “嘿,baby你干嘛呢?”程靖淇拉开更衣室的门,樊振东抱着周雨满脸幸福惬意的样子被他看了个正着。紧跟在他身后的郑培锋先是愣了愣,随即翘起兰花指哀嚎着靠在樊振东身上:“少皇!你怎能能为了这种妖艳贱货抛弃臣妾呢!”樊振东立马撒开周雨,边笑边推他:“你可滚吧,你比小雨妖艳多了儿子!”“说谁儿子呢!”“可不就是你,刚才训练又给指导逮住的也不知道是谁。”……
 
        周雨看着三个人在更衣室闹得甚欢,笑出了声:“你们年轻人真会玩。”说罢拎了包打算走,被樊振东一把拽住t恤的衣角:“小雨也不老啊,小雨你等我一下……”樊振东把靴子放进柜子里,换了运动鞋,拎上包还没来得及跟程靖淇和郑培锋打招呼,就颠颠的跟着周雨出去了。
 
        “辣辣,你没觉得小胖最近特别缠雨哥吗?”
 
         “有吗?我感觉他俩一直都那样啊?”
 
         程靖淇皱了皱眉头,按下心里的那一丝异样的感觉。
 
 
         樊振东跟着周雨回了家,樊振东简单洗了澡,出来就看见洗漱台上摆着的玻璃杯和新牙刷。之前樊振东跟周雨是同一间宿舍,后来周雨由队医变成他的搭档后,反而去申请了独立宿舍。
 
        以前自己的牙缸和周雨的牙缸应该是并排摆在架子上的,樊振东摸着玻璃杯的杯口,轻轻的往周雨的牙缸旁边一放。
 
         这样才对,他的东西和周雨的东西,他和周雨,都不该有那么远的距离。
 
        樊振东突然想感谢那个感染者,如果不是他让自己发现他和周雨的关系已经变得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他就更不会发现自己心底对周雨的存在究竟是多么习惯。
 
        习惯他递来的水和毛巾,习惯看他发旋处立起的那撮呆毛随着他的动作晃悠,习惯一转头就能看见他笑的像是个小核桃一样。
 
        “小胖你洗完了没啊?”
 
        周雨的声音从浴室外面传进来,樊振东急匆匆要穿衣服,手刚够来内裤,周雨就开门探进来个脑袋。他眼睛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不是隔着浴室里的水汽的缘故,看着颇为动人;头发半干不湿,乖顺的躺在那,发旋处的呆毛却仍然叛逆;扶着门把的手很白,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指甲剪的圆润。
 
         樊振东只觉得脸上一烫,急忙喊:“你你你除去!我没穿衣服!”“诶?胖儿你身上哪我没看过,害羞啥呀。”周雨作势就要开门进来,笑的跟个小孩似的。樊振东一边后退一边用手里的衣物遮住底下。
 
        就在两人快要闹作一团的时候,周雨兜里的手机响了——“喂?周雨?你和樊振东都在基地吗?”声音很急,是张继科。“嗯,咋了科哥?”周雨微微蹙眉,樊振东心里一紧。
 
         “市M区出现了感染者,你俩现在赶紧回基地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感染者?
 
         樊振东看着周雨挂了电话急匆匆就出了浴室,耳边那人冰冷的电子音又一次开始回荡——
  
         “周雨是谁呢?”
 
       
         TBC.

评论(1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