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你


☞he,一发完
 
1.发
 
        周雨换的发型换挺多的,从最早的圆寸,到前几年流行的非主流鸡窝头,再到现在乖巧整齐的板寸。不过发型换的多,也改变不了他头发总是乱糟糟的状况。
 
        发旋处的那一撮不乖顺的呆毛,又翘起来了。
 
         樊振东伸手去拨弄了一下那一缕黑发,柔软却有韧性的头发在他指尖随着他的动作,慢慢悠悠摇晃了几下,还是不愿意服帖的躺倒。樊振东盯着周雨的头发。后脑勺处的头发被剃的很短,摸起来有些刺手,看着倒是清爽。汗珠从发间流下来,顺着周雨的脖颈往下,流尽衣服里去了。周雨似乎是察觉了痒,拿着毛巾往后脖子一抹。
 
        那颗汗珠留下来的亮线被擦掉了。
 
        樊振东又探手去拨弄周雨的呆毛,手指的皮肤触碰到温热的手背,巧了,周雨正好在揉头发。
 
        “诶?胖儿你什么时候坐后面的?”周雨转过头,被汗水濡湿的额发被他揉的乱糟糟,贴在额头上。樊振东把毛巾从周雨手里接过来,抹掉他额头上那些亮晶晶的汗珠:“刚刚,赶紧擦擦吧,一会还得换衣服。”
 
        心慌,看见他就莫名心慌。
 
        周雨又转过头去,跟身边的梁靖崑说着笑着,发旋处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晃悠着,一下下挠着他的心尖尖。
 
2.脖颈
 
        樊振东总是控制不住自己去看周雨的喉结,尤其是周雨喝水的时候。喉结因为吞咽而上下滚动,扬起的脖子露出脖颈处的线条,若是灌得猛了水珠从嘴角滑下来……真叫人移不开眼睛。
 
        周雨拿了毛巾,到场边听马指导的分析。矿泉水瓶被举高,透明的矿泉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瓶里减少。周雨眼睛盯着马指导,手指捏的瓶子咔咔响,喉结上下小幅度滚动着,咽下微凉的液体。
 
        樊振东拿起身边的水瓶拧开,跟周雨同一个姿势,开始喝水。他听见咕咚咕咚的咽水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喉结,并没有周雨那么凸显。
 
         樊振东看着周雨抬起头看着观众席,长而线条清晰的脖子被球场的灯光打亮。那处的皮肤下,是肌肉,是血管……是周雨。
 
3.手和手腕
 
       周雨两手撑地在做俯卧撑,小臂上的青筋爆起,埋在他麦色的皮肤底下。周雨小声的数着自己做了几个俯卧撑,樊振东就在旁边一边跟他闲扯一边玩手机。
 
        周雨长出一口气,从地上起来,躺倒在樊振东的床上。“嘿!刚摸完地的手!”樊振东去抓周雨手腕子,一只手随便就能握住他的手腕,腕骨突出的部分咯着樊振东的掌心。他不止一次好奇,这样细的手腕和小臂,是怎么有那么大的力气的。
 
        周雨埋在樊振东的枕头里的脸露出了一半,眼睛湿润,刚刚打过哈欠的样子。“诶呀,好累了不想爬起来了……”周雨喃喃,声音被闷在枕头里听不真切。“行吧,我给你拿湿毛巾擦一下,你举着别动。”樊振东说罢,走去卫生间拿毛巾。
 
        等樊振东回来,周雨已经翻了个身正面朝上,两手举的高高的。白皙的手腕被床头灯暖黄色的光照的带上暖意,樊振东拉过他的手,用毛巾沿着他的掌纹擦。
 
        周雨的掌纹不乱,整齐的几道纹路在手掌心里面交叉。樊振东隐约记得哪条是生命线哪条是爱情线,食指描摹着周雨的掌纹。粗糙的指腹摩擦过细软的手心,弄得周雨痒痒,猛的攥住手要收回去,却被樊振东扼住手腕。
 
        “别动,没擦完呢。”“你擦个手的时间老子都能睡一觉了好吗?”
 
4.后背和腰
 
        队医把周雨的衣服撩起来,露出周雨的腰际,他将肌肉贴贴在周雨的腰上,然后收拾东西继续去旁边边跟人聊天边看他们练习。周雨扶着后腰,向前挺了挺胯,眉头微皱的摆了下头。
 
         “小雨腰很疼吗?”樊振东坐在地上拉伸,刚才周雨的反应他都看在眼里。周雨见他盯着自己,便露出个笑容:“没啊没太疼。”樊振东目光还是黏在周雨身上,周雨索性坐在他身边伸长了腿开始做拉伸。
    
         身体前倾,两臂伸长去碰腿,后背和腰弯出好看的曲线。樊振东伸手从肩胛骨一路向下摸到周雨的背沟,周雨直起身子,樊振东的手停在周雨的腰际轻轻揉着。
 
        “真不疼啊?”“真不疼啦,你怎么还不信你雨哥?”
 
5.腿
 
        周雨的腿好看,这是整个国乒队公认的事实。腿长,大腿和小腿比例正好,膝窝较长。小腿虽然细但是看得到肌肉,大腿也十分结实。
 
         “胖儿,我洗完啦你进去吧。”周雨拿着酒店的白色毛巾胡乱揉着头发,赤—裸的上身没有擦干净的水顺着他身体的线条流下来。周雨没有围浴巾,穿了短裤就出来了,两条腿几乎是毫无遮掩的露在樊振东眼前。
 
        又不是第一次看,无所谓无所谓无所谓,樊振东心里絮叨着。周雨凑过来坐在他身边,头靠在他肩膀上看着他的手机屏。
 
         沐浴露和洗发露的味道,香的有些刺鼻,弄得樊振东晕晕乎乎的。周雨抬起手,然后落在樊振东的大腿上,从膝盖附近往上摸了一把。“看什么呢?”周雨问,他的手停留在樊振东的大腿面上,揉了一把樊振东的大腿肌肉。“刷刷微博呗,pad没电打不了游戏。”樊振东咬着嘴唇上的死皮,眼神不住的往周雨的腿上飘。
 
         几年前周雨也这样坐在他身旁,他们跟队友都坐在场边看比赛。徐晨皓跟周雨不知道聊了些什么,忽然说:“诶,别说,小雨你的腿是真的好看。”说罢就抬起他的腿压在周雨的腿上,“我去!大番你那大腿快给我压折了!”周雨笑着要把徐晨皓的腿推下去,樊振东又把腿搭上周雨没有被压着的腿。“胖儿,你怎么也来!快快快,你那小胖腿儿我真的承不住。”

         周雨终于成功的将两人的腿从自己身上推下去,刚才压在樊振东和徐晨皓腿下的两条长腿努力伸长了一下。短裤的裤腿比较宽,他的两条腿在运动短裤里晃荡着,偶然能看见腿根的细嫩皮肉。
 
         心在胸腔里不安分的跳动,似是有只鲁莽的小鹿踏着他心田的薄土,震动了他的整颗心脏。
 
        
6.眼
 
        周雨从球场上走下来,左手无力的握着拍子,眼神有些直,盯着地面,看起来傻愣愣的。樊振东鼓掌的手缓缓放下,看着那个穿着红色球衣,弯下腰去收拾东西的人。
 
        周围嘈杂的人声,一瞬都像是静了。
 
        樊振东看着周雨拎起红色的斜挎包,从球场走出来,然后坐在场边的椅子上,眼神放空的盯着远处的球台——那是他刚输球的地方。
 
         樊振东远远的看着他,看着汗水带着灯光的明亮从他脸颊滑下来,滑入衣领。周雨眼睛里明明倒影着球场一排一排整齐而且明亮的灯,却看不见一点光。
 
         这副样子,樊振东是见过的,两年前改球的时候。
 
 
 
         换球如换刀,那一次改球,没法快速适应的不止是周雨一个人。为了适应新换的乒乓球,周雨加练到比几个主力还晚,每次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场馆。樊振东有时候实在是饿,等不住他,就先去吃饭,顺便帮周雨打些饭带回宿舍里。
   
        某天樊振东把给周雨带的饭拿去了场馆,想等他打完边吃饭樊振东边给他分析一下,毕竟这样死磕着练效果甚微。
 
        于是樊振东拉开训练场的门,正要喊周雨的名字的时候,就看见坐在场外椅子上的周雨——他盯着球台,一双大眼睛里没了光彩,汗水沾湿了他的睫毛,他闭了眼睛胡乱的抹着眼皮,不知道是在擦汗还是擦眼泪。
 
        樊振东迈入场馆,脚步声引得周雨猛的一抬头然后回头看他,模样像极了受惊的小鹿。似乎反应了好几秒才组织好一个灿烂的笑容,周雨望着他,眉眼笑的弯弯的:“胖儿你不是吃饭去了吗?忘拿东西给我打电话我帮你拿就好。”
 
         别笑了。
 
         樊振东想说。
 
         当时想,现在也想。
 
         樊振东远远看着他,给他一个能放心暴露出他全部情绪的安全范围。周雨总爱拿着他那张笑脸骗人,骗樊振东骗队友骗球迷,让大家都以为他一点都不难受。这种体贴的“欺骗”,只会让看出来的人,更加心疼他。
 
         徐晨皓和梁靖崑坐到周雨旁边,徐晨皓揽了一下周雨的肩膀,周雨低声道:“没事。”坐在身边的两个人也不说话,就是静静靠着周雨,跟周雨一起盯着红色的地面看。
 
        樊振东捏紧的拳,还是松开了。
 
        跟着工作人员浑浑噩噩的站了队,听着主持人的声音从喇叭里传出来,又听到刘国梁总教练的分析。一句努力,多的不说。樊振东转头去看站在队伍另一头的周雨,此时他真是恨自己这身高,要是再高点能站在他旁边就好了。
 
         那样的话,自己一定会在刚才,握住他微颤的拳头。
 
        周雨被汗水浸湿成一绺一绺的头发被揉的乱糟糟的,全然不见什么发型。脸颊上的汗没有擦干净,汗珠在滚动,在蒸发,在带走周雨身上的热量。
 
        大屏幕上,周雨的画面出现了不久,就立马切换了。樊振东还是看见了,他看见聚光灯在周雨眼里的倒影,看见周雨眼眶里噙满的亮晶晶的泪花。
 
         他这双眼睛,笑起来要人命,哭起来让人不要命。
 
7.唇
 
        樊振东跟周雨拉着拉杆箱,在人来人往的机场里转悠。他给周雨分析着昨晚的比赛,从他的失误分析到许昕和林高远打出来的几个好球,然后又回到周雨的心态。周雨静静的听着,时不时嗯一下回应他。樊振东知道周雨这模样就是听进去了,而且在自己思索。
 
        昨晚的那个周雨,似乎被周雨埋藏在了昨天的体育馆里。周雨的脆弱与无奈从来不搬到人眼前让大家看,他总是会小心翼翼把那些负能的东西藏起来,藏在一张笑脸背后。他骗得过很多人,骗不过樊振东。
 
        昨晚上他自己一个人在酒店房间,估计还是偷偷嚎了一鼻子吧。
 
        樊振东伸出手,食指勾了勾周雨的小拇指。周雨转头看他,嘴角上扬,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怎么了?樊指导继续说呀,我很认真在听的。”樊振东捏了捏周雨的小拇指,像是一种试探,周雨将指头从他手里抽出来,然后拉住他的手。
 
        温暖的手掌贴着樊振东的手背。周雨仍然笑着,眼里有光,是阳光,是万千星河的光,是周雨他自己的光。
 
         樊振东看着周雨的双唇张合,耳边却只能听见自己强而有力的心跳。心慌,太心慌了,这有力的跳动真叫他喘不过气。
 
        柔软的什么触碰了樊振东的脸颊,他抬起头,望着脸已经泛红的周雨。他的嘴唇很软,像是果冻一样;他唇色不淡,唇线好看;他咧来嘴笑的时候,他伸出舌头舔过唇角的时候,他说话的时候……这两瓣唇,真是好看。
 
         “谢谢你啊,胖儿。”
 
         周雨说着,樊振东拉着周雨老头衫的衣领,周雨微微向前倾身,果不其然收获了樊指导的一个亲吻。
 
        “就当是给你指导的报酬了。”
 
         嘴唇真软。
 
 
 
          你真好。
 
          END.

评论(114)

热度(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