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最后今晚

☞诚恳的道歉,今晚拿车补偿(土下座)
☞au   微昕博獒龙
 
 
1.
        玻璃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满出来的泡沫溅起,不知从谁的杯子里落入了谁的杯子里。包间里的灯光昏暗,旋转到令人目眩的彩光落在他眸子里,似是春日缀在平野的花一样。
  
         “最后一天了啊!明天你可就要彻底告别单身了。”张继科将杯子里还翻滚着泡沫的啤酒一饮而尽,爽快的出了口气,将玻璃杯放在桌子上。马龙只饮了一口,就将酒杯放下:“你科哥还真能给你当伴郎去,他这样子是妥妥要单到四十五。当初学校里那么些女孩追在你屁股后边,等你四十几谁还要啊?”马龙面颊上有些发红,不知道是酒精的缘故还是灯光的缘故。张继科笑着揽他:“那我就蹭你家住呗。”“你可一边呆着去吧。”马龙笑着,露出一排白牙,张继科将下巴抵在马龙肩上笑的宛如一个老农民。
 
        “那小胖,科子和博儿都是你伴郎啊?厉害了,到时候接新娘她们要是整你,你就可劲往博儿那推。指不定伴娘就能看上这矮子呢?”许昕抬手欲要揉一把方博的头发,手指还没碰到发丝,方博就推了一把他的胳膊肘:“你可滚吧,你博哥一米七多大个,我我有女朋友。”方博说罢,要将剩下的半杯也灌了,被许昕拦下杯子:“停停,博哥你再喝我们就得去卫生间捞你了。”
 
        一众人哈哈的笑着,笑声杂着杯子又一次碰撞的声音,充斥在这不大的包间里。
 
        “单身夜嘿!小雨你不唱点啥啊?”“对啊,雨哥你快来首你的成名作哈哈哈……”
 
        一众人起着哄,将话筒推给周雨,周雨喝的脸上发烫眼前也有点晕乎,拿着话筒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樊振东将话筒从周雨手里抽走,在点歌台按了几下。
 
        《最后今晚》?又是陈奕迅的歌啊。周雨眨巴了一下眼睛,其他四个人一见樊振东拎着话筒准备要开口了,不是拍手的就是拿着沙锤跟着伴奏摇的。
 
        屏幕上mv缓缓放着,音乐似乎一瞬变得很远很远。周雨眼神一下无法聚焦,只得转头去看看那个拿着话筒已经开始唱歌的人。
 
        樊振东的声音很好听。说话的时候吐字清晰,夹带着东北话里那股子大碴子味,却也有些南方的细腻。樊振东生在广东,粤语说的自然唱的也自然。周雨曾向樊振东学习过那么一两句粤语,但最终都发音不准,被樊振东嘲笑一通。
 
         思及此,周雨竟浅浅的笑起来,跟着一众人一起拍着手。站在那唱的认真的人,盯着这个单身夜的主角,眉头微不可察的皱起来。
 
2.
         还在大学的时候,他们几个住的相隔壁的宿舍,逢短长假总会出去玩一阵子。大二那年的暑假,也不记得是谁提议的了,几个人租了车和帐篷跑去山上露营。
 
        下午到了山顶,在露营区扎了帐篷,架了炉子开始烤肉烤蔬菜。要说烤肉,许昕烤的恰好,不焦不油,调料放的恰好。可惜他烤出来那几串,全递给方博了。
 
        周雨第一次烤青椒,竟能把青椒都燃着了,火急火燎差点就一瓶水连带着青椒跟炉子一齐浇灭了。樊振东将那火灭了,转头看见周雨前额的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燎了一下,一小撮头发已经成了灰。
 
        “小雨你这哪是烧烤啊,太危险了吧也?”樊振东话里担心和笑意参半,抬手将已成灰烬的发捻去。
 
        山林的风有些凉,在这炎暑之中吹拂过肌肤带来些许凉爽。高耸的树木生的茂密,树冠将天空遮的严实,只余下几缕阳光穿过枝叶间的缝隙,斑驳的落在两个人的身上。
 
        周雨睁着那一双眼,扬起个笑容,眼角牵扯起几道皱纹。“谢啦,小胖。”周雨说道,食指和拇指捏了一下樊振东的脸颊。
 
 
        心跳的厉害,咚咚的响声,似是林间莽撞奔跑的鹿踏过泥土的声音。不知道是炉火燃烧木柴和木炭发出细微的噼啪声,还是周雨的触碰燃起了一丝火星燎完了樊振东的心田发出的窸窣声,细小却清晰。
 
 
        结束晚饭,几人在同一间帐篷里打了会扑克。马龙一连丢下好几个炸弹,炸的其他几个人都撂牌没脾气。玩的尽了兴,就三人一个帐篷去睡觉了。
 
        睡袋躺的不舒服,方博一连翻了好几次身,搞得几个人都没能睡着。
 
        “博哥,我听系里好些女生都说你跟昕哥好着呢?你俩不会瞒着我们几个吧?”周雨侧过身,看着背对自己的方博。方博不安分的在睡袋里扭动了几下,活像只蚕宝宝,看的周雨一乐。
 
         “我怎么可能跟许昕在一起呢?”
 
         不知道是不是方博故意压低声音的缘故,周雨隐约听出了些委屈的意思。“诶,小胖,你说……”“我不玩这个。”没等周雨说完话,樊振东就说出了这句。周雨有些愣的转过头去看躺在自己另外一边的人,樊振东正盯着他,眼仁黑溜溜的,像是坠进去星星的黑曜石珠子。周雨噗嗤一下笑了:“我还没说是啥呢,胖儿你可真懂。”樊振东感觉面上一热,连忙让他换个话题。
 
        聊了半晚,方博耐不住困意,先行睡着了,呼声起起伏伏的。望了眼时间,已经是四点多了,周雨索性拉开睡袋穿了件外套打算去帐篷外转转。
 
        “小雨你干嘛去?”
 
        樊振东突然发问给周雨吓了一跳,周雨有些尴尬的颠了颠手里的手电:“快日出了,上山看一眼。”樊振东两三下拉开睡袋穿上衣服,嚷嚷着要与周雨同行。
 
        四点多,山上气温很低,天也是最黑的时候。沽蓝色的天空里,没几颗星星,未圆的月亮已经西斜,快要埋到山林的丛丛黑影里去了。
   
         周雨握着手电的手指已经冻的发胀,换了只手,将右手缩在袖子里。冰凉的手背被温热的手心贴上,对方的五指缓缓握住自己的五指。樊振东拉着周雨的手缩在自己的袖口里。
 
 
       “小胖你冷不冷啊?”周雨问。
 
      “啊?不冷啊,小雨你不想拿手电就给我吧。”
 
       “诶呀这无所谓。”周雨说,停下了脚步。被樊振东握住的手,反握住樊振东。拇指按压着樊振东的虎口,然后捏了捏樊振东的手掌心。手电筒的灯光惨白惨白的,照的四周环境愈发有些冷,还有些渗人。樊振东面白,这一下看的脸上毫无血色。
 
        周雨伸手碰上樊振东的脸颊,没自己手凉,是温暖的。
 
        樊振东身上总是很暖,尤其是手。周雨以前不知哪来的兴致去看了关于掌纹的书,回来逮着几个人看掌纹,给他们讲的还一本正经的。周雨抓着樊振东的手的时候,轻轻描摹着樊振东的掌纹,樊振东怕痒,没几下就蜷住手指握住周雨。
 
        “你这爱情线啊,不太好,太短了。我们小胖这么可爱,不应该呀。”
 
        “你就可劲听那书忽悠你吧雨哥。”
 
       
        “怎么了小雨?”
 
        樊振东轻轻碰上周雨裸露出来的一截手腕,粗糙的指腹摩擦着手腕处的皮肤。周雨望着那一双眼睛,这山林、这月亮、这星辰乃至于这万里的天空,似乎都在樊振东的眼睛里了。黑漆漆的,像是望不见底的水潭,没有一丝丝波澜。
 
        不能沉进去,会溺死的。
 
        周雨眨眨眼,笑起来:“手冷拿你脸暖暖手。”“哈?小雨我还是不是你疼爱的胖儿了?”
 
        日出最终是没能看着,两个人磨蹭在半路上的时候,一轮红日就已经从东边地平线上缓缓爬起了。金色带着暖意的朝晖照亮了树林,几只飞鸟从枝叶间飞起,又不知一猛子扎在林海的哪个角落去了。
 
        这清晨,可是比子夜更冷。
 
3.
        单身夜并没有闹得太过头,第二天周雨还是早早爬起来收拾了行头。伴郎团十分给力,周雨刚纠结着用不用发胶呢,樊振东就已经敲门来喊他了。
 
        周雨将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是穿着笔挺西装的樊振东。黑西装有些收腰,西装裤比较宽松,白衬衣没有打领带,第一颗扣子松松垮垮的解开,露出锁骨中间那颗痣。樊振东笑起来,他一笑下巴就尖尖的,看不出胖来。
 
       有那么一瞬的恍惚,周雨竟然觉得自己是要与面前这个人一同踏上红毯。他嗤笑,心中默念了几遍怎么可能,将发胶随意塞给樊振东就去穿皮鞋。
 
       
        婚礼请了双方的父母,以及其他的一些亲朋好友。众人吃的差不多些,就问服务员要了些东西,为新郎和伴郎们准备了点恶俗又喜闻乐见的小节目。就譬如说,马龙用果汁和各类酒混在一起的诡异的液体,若不是张继科帮了周雨挡下来,周雨怕是要废在马龙那一桌了。
 
        走走停停,敬了几桌酒,什么西红柿里塞芥末啊、胸口碎鸡蛋啊周雨也算是长了见识。早知道还能这么玩,当初王皓结婚的时候就不该放过他。终于到了最后一桌,周雨一副赴死的模样,似乎是让那一桌朋友放马过来。
 
        只见程靖淇笑的见牙不见眼,端过来一杯迷之液体的调和物,还能明明显显看见上面浮的一层油。周雨本来消化系统就不是太好,这一杯他哪能受得了。正盯着杯子一筹莫展,一只手就从他手机接过杯子。
 
        肌肤相碰的一瞬间,周雨就知道是谁了——樊振东。
 
        周雨看着樊振东灌着那诡异的液体,喉结上下滚动着,一口口往下咽。樊振东眉头都快拧成麻绳了,周雨赶紧拦了下来。朱霖峰赶紧起哄:“你居然为了雨哥这么拼?你是不是不爱我了?”郑培峰翻了个大白眼:“你这贱婢乱说什么?他雨哥一日不死我等终究是妃呀!”
 
        一桌人连带着新郎新娘笑的合不拢嘴,樊振东却面无表情的盯着桌上余下的半杯油,缓缓闭上眼。
 
        “谢谢你啊,胖儿。”
 
        周雨的手拍了拍樊振东的后背,然后抚摸过肩胛,顺着腰际滑下去,垂在周雨自己的身侧。樊振东小心翼翼用拇指碰了一下周雨的手掌,被触碰的人用食指和拇指捏了捏他的指尖,顷刻就放开了。
 
        愿你记得那吹水到日出的老日子,新娘与你变没法痛享这今晚的醉意。
 
4.
        “雨哥我最后敬你一杯。”
 
        “胖儿你今天已经喝太多了……”
 
        “最后一杯,以后你告别孤单,我可怕你我以后冤眼啊。”
 
        无奈,周雨只好与樊振东碰了杯,饮了那一口辛辣的白酒。有些话到这日都不能也不该说出来,万千情愫与那匹林间的鹿,具在这一杯酒里焚为灰烬。
 
 
 
 
        “周雨呀,我中意你啊……”
 
        END.

评论(3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