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雇佣关系(2)

☞从头到尾无tag,给关注我的大家的福利【吧大概】
☞雇佣兵梗
☞前文   雇佣关系(1)

   
 
        周雨头倚在樊振东肩上,闭目养神,突然感觉到靠着的人浑身一僵。他警觉的睁开眼睛,一双圆目转了转。眼睛还没有习惯黑暗,看到的东西模糊不清的,不过这也不影响什么——因为樊振东身上红色的亮点实在是太醒目了。
 
        这他妈就很糟糕了。周雨靠在樊振东肩膀上也不敢动,生怕一丝丝动作被敌方狙击手察觉了,俩人的小命就都没了。
 
        小拇指被樊振东的小拇指轻轻蹭了蹭,樊振东微微挪了挪手,将无名指搁在周雨的小拇指上。他的指腹点了点周雨的指头,周雨会意,是摩斯密码。
 
        -.-- --- ..- -....- .-.. . ..-. -
 
        YOU LEFT
 
        我……向左?周雨微微弯曲了一下手指,示意他自己明白了。樊振东握住周雨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樊振东身上的红点往下挪了挪,周雨真想翻个大白眼,这个狙击手懈怠的也太明显了。樊振东猛然将周雨往左一推,两人一左一右滚开,敌方狙击手似乎立马意识到了,红色的光点抖动了一下,紧接着嘭的一声巨响,子弹嗖的飞过来打在地上激起一阵尘土和落叶。
 
        红点迅速移至周雨附近,周雨手一撑地往前一翻,翻到军帐后边,奋力一扯,整个军帐险些散架。帘子附近的人正要钻出来破口大骂,被周雨捂着嘴挤回军帐。
 
        “悄悄的都,敌方安了个狙击手,估计已经对准帐子了,赶紧往外走。”周雨压低声音说着,帐子里多数人已经醒了,周雨低头看脚边还有个人心大的边睡边扯呼,蹙眉踹了那人一脚。
 
        还没等他们出帐子,只听又是嘭的一声,军帐被击出个眼儿来,紧接着就是子弹射进肉里的声音。周雨都能感觉到血溅到裤腿上,浸湿了裤子,温温的。
 
        “艹……”周雨低声骂了一句,猫着腰走到军帐最后面,掏出匕首对着帆布就刺下去。军帐安置的时候,前帘子对着空旷的地方,后面则是对着草丛。留在帐子里就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任其屠杀,割开后帐子钻到草丛里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
 
        周雨割出道能容他猫腰通过的口子,招呼其他的兵过来,然后自己率先拉开口子钻出去,一猛子扎进茂密的草丛。狙击手明显注意到他们的动静,红点瞬间移到草丛附近,也不管对没对准人,冲着那就是一枪。好在周雨及时往前一翻,他看着地上子弹留下的小坑,要不是动作快,估计那个坑就在他肚子上了。
  
        他匍匐着往附近的一棵树后边跑,身后草丛沙沙作响,随着几声枪响,传来一两声惨叫或是强忍住的呻吟。看来另几个雇佣兵就没周雨这么幸运了,周雨绕到树后,两手抓着树干缓缓坐起来。
 
        天刚蒙蒙亮,树林里仍然很暗,但狙击手已经关了瞄准的红外线,此时他隐藏在暗处枪口对准了谁都无法判断了。

        周雨啧了一声,扫了几眼刚刚狙击手射击留下的地方,大概确定了一下狙击手所在的方位,缓缓弓下腰又猫到草丛里,窸窸窣窣往他大概确定的方向去。从他第一枪射完之后,一直没有听到换位置发出的声音,可以确定两点:首先,他的位置大约一直都不会变了,其次,这是个新兵蛋子上战场经验可以说少的可怜。
 
        芒草割伤周雨裸露出来的脸和手,甚至连脚踝都不放过,粗糙的草面与锋利的边缘,攻击力不逊色与细小的刀刃。攀上一处斜坡,确定了自己已经处于狙击手攻击范围之外,周雨边站起来,每往前一步都抬高了腿,生怕军靴踩上草叶发出的窸窣声引起狙击手的警觉。
 
        周雨往前没几米,就弯腰蹲在一棵树后边。他估计的位置离这里不远,剩下的路要走的更小心一点。他还没往前继续走,胳膊就被人拽住了,周雨立马从靴筒里拽出了藏在那的一把袖珍手枪,反手就怼上抓住他的人的脑门,那人动作之速度毫不逊色于他,泛着寒意的匕首刀刃就贴在周雨的喉结处。
 
        借着昏暗的光,周雨勉强辨认出眼前被他用枪指着头的人就是樊振东,他这才松了口气。两人同时放下手,将武器收回去。
 
        周雨冲他打手势,大意就是问他判断的狙击手大概位置,樊振东指了指前面隆起的一处,周雨会意点了点头。周雨比了几个手势,让樊振东往其身后绕,周雨则是从这一侧往前进,控制住狙击手。樊振东比了个了解的手势,两人摸出惯用枪,相互点头示意。
 
        临走前,樊振东拍了拍周雨的肩膀,周雨抬头看他,见他比着口型。
 
        小心他的枪别受伤了。
 
        周雨笑起来,点了点头。
 
        等到樊振东大概前进了五步,周雨就从那猫腰自狙击手左侧突然袭击,将藏身在干草下的狙击手猛然按住,膝盖抵着那人后背,两手抓住他露出的胳膊,捏着他的手腕狠狠一转一用力只听咔咔两声脆响,狙击手哀嚎出声。但是他扔不放开枪,也不管枪口对着什么,就扣下了扳机,子弹射进了远处一棵树里。
 
        樊振东大步跑过来,伸手掐住那人的后脖子,枪管顶在他后脑勺,眼都不眨一下就扣下扳机。血液和脑浆混在一起,飞溅出来,子弹从后脑勺进去穿过了脑仁又从前额出来。周雨松开了那人的手腕,拎起那把狙击枪,放在手里颠了颠。
 
        “SSG3000?可以啊。”周雨兴奋的端起狙击枪,眯起一只眼看向瞄准镜。“胖儿你要不?”周雨兴奋的转过去,枪口差点怼到樊振东脸上,樊振东笑的两只眼睛眯的跟峨眉月牙似的:“小雨不是喜欢Sauer的狙击枪嘛,拿着用咯。”
 
 
     tbc?

评论(1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