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雇佣关系

☞试个水,无tag

 
  
         潮湿又炎热,周雨抬手捋了捋额头前已经被汗水或是空气里的水分沾的湿润拧成绺的黑发。他从睡袋里起来,还没来得及套外面那身迷彩服,掀了军帐帘子的一角。外面天还没亮呢,不远处的篝火已经灭了,火星子在未燃尽的炭屑里打着旋飞起来,明明灭灭,消逝在半空里。
 
        一个人坐在那堆木材与木炭的残骸旁边。月光穿过茂密的树冠,从叶片的缝隙间挤进来,在他的迷彩服上投下斑驳的光。
 
        周雨轻手轻脚跨过裹在睡袋里扯着呼噜的人,掀开帘子走出去。他小心避过地上的坑洼与石块,细微的脚步声淹没在风抚树叶的声音里。他站定在那人身后,刚要举起手,那人却猛然站起来,手一拽枪栓,端着把泛着寒光的MP5冲锋对准了周雨。
 
        周雨赶紧笑着把两手举高:“紧张啥,是我。”面前的人这才放下手里的枪。“小雨你不好好睡觉干啥?”“难受,睡不着。就出来看看胖儿有没有偷懒。”周雨说着,从兜里摸索出了一根卷烟,已经折的皱皱的了,里面卷的烟草散掉了大半。周雨把烟头怼在所余不多的火星上,半天了没点着,估摸着是受潮了,索性丢在那不管了。
 
        “我说了我守着你,怎么会偷懒。”樊振东低下头。清亮的月光圆圆的影子正好打在他眉眼处,他睫毛上像是凝了些霜。
 
        
 
        周雨以及他所在的外籍军团受雇参与A国的一次军事行动,樊振东是A国部队派来监督雇佣军那一分队的队长,也是周雨退伍前关系最好的人。昨天,与A国交战的X国没有任何征兆的派飞机对他们所在的林地进行轰炸。好在十几年前某次两国交战在这里留下了防空洞,不然一行人铁定是要折在这。
 
        夜里搭起军帐,架了不大的篝火,草草弄了点罐头。刚从阎王爷手边逃回来,众人都没什么胃口,安排好守夜的顺序,除了值班的人,都各自钻睡袋休息了。
 
         周雨从加入外籍军团就没怎么睡好过,睡上四个小时,期间能醒两三次。之前在部队倒也没这种情况,不知道是不是还没能习惯当雇佣兵头拴在腰带上的这种生活的缘故。巧了他今晚醒过来正好是樊振东守夜,索性就出来同他老战友聊聊。
 
 
        周雨盯着黑暗中看不清晰的樊振东的侧脸,突然伸手拽住樊振东迷彩服的领子,用自己的嘴唇狠狠怼上樊振东的嘴唇。嘴唇固然是软的,但藏在薄肉下的牙齿可是硬的。这一怼,力道之大让樊振东都怀疑自己门牙松了。“唔嘶……小雨你干嘛?”樊振东捂着嘴唇,用舌尖顶了顶门齿。周雨嘴也疼,这一撞把嘴唇里面给弄烂了,铁锈味充满了口腔。
 
        “确认一下我们都活着。”周雨说,用舌面扫过下唇烂了的地方。樊振东愣愣的眨巴了下眼睛,随即笑起来:“方式还真奇怪,那肯定活着啊,那不然咋的啊?”他抬手抹掉从周雨头发上滴到颧骨上的一滴水,“再睡会吧,小雨,我守着呢。”
 
        tbc?

评论(3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