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假面(7)

☞与木子的联文 @木子昶9095
☞卧底胖×卧底雨
☞前文链接   (1)  (2)  (3)  (4)  (5)  (6)
    tag见   胖雨 假面
 
 
         “科哥!那个徐晨皓从码头跳水逃跑了!周雨、周雨现在顺水去追了!”张继科刚接起电话,方博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张继科顿时从老板椅上站起来:“什么?那他带枪了吗?”“没有,小雨也没带……卧槽小雨人呢?”对面嘈杂的人声纷纷回复,有的说东有的说西。“方博!你必须把周雨给我完整带回来!你也得给我完完整整回来!听到了没?!”张继科吼道,“我现在带闫安那边的一部分人去找你们,留几个接应我们,位置发给我。”张继科说完也不等方博回复就挂了电话,给闫安那去了个电话,就穿了衣服匆匆出门。
 
       
         徐晨皓身份暴露,张继科将处理卧底一事交给方博后,方博连夜带人去分配给徐晨皓的住所逮人。结果不知道徐晨皓哪来的消息,方博到了的时候,徐晨皓正开了一辆破旧的桑塔纳要往外逃。一众人将他从驾驶座拎出来,压上方博一行人车队中的一辆奥迪,直奔着方博片区的一个码头。
 
        方博本计划着自己解决完就完事,哪知道到了码头,周雨早就在那了。夜里,这片码头没有什么船只停靠,海风嘘嘘吹来,裹挟来了腥咸苦涩的海水的味道。
  
        “小雨?你来这干嘛?”方博从捷豹上下来,“科哥要你来的?”周雨摇摇头:“听他说条子的人交给你了,我就来看看,顺便问问钱庄的报表是不是他从我那弄走的,不是的话我想看看能不能问出夜幕安插的人是谁。”周雨说罢,朝着后面的车子走。奥迪车玻璃贴的膜颜色太深,看不清车里的状况。“我本来打算人迷晕了直接绑上石头往海里沉呢,既然你要问我就给咱雨哥个面子。”方博仍然面无表情,过来拉开了奥迪车的车门。
 
       车里一个穿黑西装的人率先下车,然后是被挤在中间的徐晨皓,紧跟着又是个黑衣人。后面又到达了两辆车,停在奥迪车后面。
 
        看来人不少啊,周雨算了算方博目前能调来的人,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徐晨皓被两人架着,面对着周雨,有那么一瞬露出了惊异的表情,但随即立马归于平静。
 
        “别愣了,警察同志。”周雨打了个响指,然后凑到徐晨皓附近。“夜幕那边的情况是你告诉警察的吗?”周雨问,灯塔白色的灯光扫过这一处,照亮了他们,周雨的脸一瞬沉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不是。”徐晨皓咬着后槽牙说道,周雨抬手拍了拍徐晨皓的额头:“你发际线挺后的啊,怎么人就不灵光呢?”
 
        徐晨皓刚想说什么,就被周雨一膝盖怼到了肚子上,腹部的钝痛让他两腿一软险些跪下去。他前俯着身子,大口大口喘气,想要缓解疼痛。
 
        “不是你的话,夜幕里的卧底,知道是谁吗?”周雨笑着问,上扬的语尾落在在场每个人耳里。平日听周雨说话都觉得亲切近人,今天也不知怎的,居然字字透出入骨寒意。“我不知道。”徐晨皓偏过头,周雨眼神一暗,又冲着徐晨皓膝盖来了一脚。这一脚踹的着实是狠,徐晨皓哐哧一下跪下来,身边架着他的人一时没架住松开了他的胳膊。
 
        徐晨皓手撑地缓了两秒不到,猫着腰站起来,撞开了面前的周雨就往码头边上跑。周雨被撞得一个趔趄,方博这才反应过来,冲着一众人大喊:“快抓住他,别让他跳水里!”结果没有等离最近的黑衣人冲上去,徐晨皓就纵身一跃,跳入了漆黑如墨的海水中不见踪影。
 
         “靠!这小子,他妈最擅长的就是潜泳!”黑衣人低声骂到,周雨转身就往集装箱间的走道里钻,边跑边喊:“我去顺水追!你们赶紧联系科哥,围住码头!”
 
        方博赶紧拨通了张继科的电话,焦急的汇报了情况,张继科险些在电话里训他个狗血淋头,不过立马带人往这边走了。
 
 

  
        海浪拍打在沙滩的礁石上溅起白色的浪花,继而又畏惧陆地似的向后退去。徐晨皓趴在礁石上咳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深夜的海水里什么都瞧不见,只能凭感觉一通胡游,幸好游到了靠近岸边的地方,不然铁定逃命不成反而被淹死了。
 
        徐晨皓抬头环顾四周,远处有个正闪烁着不同色光彩的气象塔,徐晨皓勉强能知道自己的位置。他拍了拍身上的沙子,计算着从这到最近的派出所的距离。
 
        “徐晨皓。”
 
        熟悉的声音,还带着喘息。徐晨皓机械的抬起头,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周雨。
 
        “别退了,我不杀你。”周雨说,摸着下巴想了想,问道:“策马扬鞭的时候?”徐晨皓一愣:“我的……青春浮光跃金?”周雨笑起来:“同志,这下信我了吗?”徐晨皓满心的wtf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你……你是‘麦克风’?那你刚才下脚还那么狠?”徐晨皓一脸委屈。“这不做戏要做足嘛,没想到你挨了我两脚还能游这么远。”周雨笑嘻嘻的上千去摸徐晨皓脑门,徐晨皓长叹口气。
 
        “刚才我给皓哥通知了,现在应该派值班的人来接应了。”周雨说着,拉着人就往岸上跑。上了岸,临近的就是一条坑洼的水泥路,两边是民居,路上的路灯相隔都甚远,暗黄色的灯光让整条街的气氛都有些诡异。徐晨皓跟着周雨往前跑,周雨深知张继科的速度,估计不多时就会查到这里来。
 
        “一会不管对面来的是谁,警察或者肖门的人,我给你一拳,咱俩扭打在一起。如果是警察的人,我就装晕,你跟着人走就好。如果是肖门的人……这边围墙低,你在警校的时候越障碍这一项几分?”周雨回头看他,徐晨皓一愣:“差一分满分。”“嗯,那到时候我想办法托你,你从围墙翻到小区里,我再想办法接应你。”
 
         话才刚说完,这条路通往大路的口那就停下了一辆车。黑色的丰田车,周雨蹙眉,皓哥的私家车不是丰田,但是科哥手底下也没有几辆黑丰田。
 
        不管怎样,还是保险点好。周雨转身冲着徐晨皓的脸就来了一拳,徐晨皓懵了一瞬立马反应过来,拎着周雨衬衫领子把人按在墙上狠狠的招呼了一膝盖。周雨被这一膝盖顶的差点没喘上气,心说这小子也不带这么家借机打击报复的。揪着衣服领正要给徐晨皓回击,周雨余光一扫看见了警帽。
 
        得了,是警察的人,这一下是不能还了。
 
        周雨眨了眨眼示意,然后闭上眼睛又挨了徐晨皓的一拳,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徐晨皓喘着粗气,转头看向从车上下来的人。
 
        是周恺,还有樊振东。
 
        “恺子!我差点……我以为我差点回不来了!”徐晨皓快步跑过去,两手一边搂一个抱住他俩。樊振东推着他的胳膊:“身上湿湿的嘿,先撒开我。”闻声,就松开了搂着樊振东的手。
 
        “我们还想着你是不是受伤了,没想到还活蹦乱跳的。”周恺拍了拍徐晨皓的肩膀,“车上有衣服,你的身份暴露了,最近要准备着回单位报道了。”樊振东走到躺倒在地的周雨旁边,周雨听见靠的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仍然闭着眼睛装死。
 
        樊振东看着地上躺着的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自己现在是作为警察在执行任务,而不是肖门的人。他想把周雨扶起来,送他去最近的医院,可是他不能。甚至连蹲在这再看几眼,可能都做不到。
 
        徐晨皓这人也真是,打哪不好啊打周雨的脸。樊振东轻轻碰了碰周雨的脸颊,指腹温柔的磨蹭着他刚刚挨了徐晨皓一拳的脸颊。明天铁定要青了,樊振东有些心疼。
 
       “干嘛呢?”周恺走过来,樊振东连忙说:“没事没事,就是看看这家伙还活着没,还活着呢就是晕了而已,快走吧快走。”樊振东推着周恺,往车旁边走。周恺偏过头,看清了地上躺着的人。
 
        看来徐晨皓多半是周雨冒着身份暴露的危险救出来的,周恺叹了口气,开车门上了车。
 
 
    
        张继科几乎是在周恺他们刚离开就赶到了。张继科扶着躺在地上的周雨坐起来,周雨迷迷糊糊装作刚刚清醒的样子,摸了摸被打的生疼的左脸,连忙说是自己不小心放走了徐晨皓。昨天张继科才错误的怀疑了周雨,今天见他为了帮肖门抓住条子安插的人被打昏在路上,更是愧疚的不行了。
 
        “没事,不过是方博手里无足轻重的个人,丢了就丢了。他回了警察那,也不会对肖门再造成威胁,你也别太自责。”张继科说着,扶周雨站起来,带着他上了自己开来的玛莎拉蒂。周雨坐进副驾驶,才缓缓松了口气。
 
        人救走了,同时也获得了张继科加倍的信任,这一拳挨得也算是值得。周雨看向窗户外边,车窗上自己的倒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窗外暗黄色的灯光也没能透过深褐色的车玻璃照进来。
 
        心口闷闷的痛,随着心脏一次次的跳动,这种钝痛更加明显。
 
   
 
        “我知道的小雨,我就知道,一定不是你……”
 
 
 
         张继科的话一遍遍在周雨耳边回响,扰的周雨此时闭了眼睛,也无法安稳的坐在他副驾驶小憩一会。天知道下一秒,张继科会不会举枪对着自己,说周雨我知道了你就是卧底这种话。曾经周雨仗着自己救过张继科,觉得自己获得了张继科百分百的信任,直到昨天他才知道张继科对他一直是心存芥蒂的。
 
        自己在他身边干了八年,张继科居然还对自己抱有怀疑之心,想想都觉得伤人。
 
        周雨突然想起樊振东了,不对,算不上突然,周雨总是能想到他。因为在这个浑浊如黄河水的世界里,樊振东就像是照进来的一束光,挤过颗颗沙粒,照映出可溶性离子的颜色,让周雨能够通过这悬浊液看到缕缕的光芒。
 
        想要伸手去触碰,就如飞蛾渴求光辉与温暖,哪怕焚身于烈焰也在所不惜。樊振东这个人可能早就不是周雨坚持信仰的一个工具,而是周雨真真切切喜欢和信仰着的人。
 
        周雨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长出了一口气。如果刚才碰自己脸颊的人是樊振东的话,那多好。不对,也不好,那样就被看见脸了,还怎么骗他说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老板啊。
 
 
 
       
 
         “刚才被徐晨皓揍倒的人,之前在爱慕见过……”周恺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的路。樊振东睁开眼睛嗯了一声,他最近没怎么睡好,做梦总是梦见周雨。梦见自己举着自己惯用的柯尔特,枪柄被自己握得发热,而枪口对准的,是穿着警察制服的周雨。
 
        真是不好的梦,樊振东心里乱糟糟的。
 
        周雨这个人,樊振东单方面的非常熟悉。首先是张继科总是跟他提起周雨,其次就是自己背地里查完了所有周雨有关的资料。A市M大金融系,在校期间无特殊表现,还没毕业就被张继科劝说着加入了肖门。与人相处亲切和善,但也有脾气暴躁的一面,譬如说之前接管军火生意,货物交接时对方想抢了东西顺带绑架了他威胁张继科,周雨带着人端着P90冲锋枪就要跟人家干,最后押着对面的头子把那批军火的价格直接翻了一番。
 
        真正见面就是樊振东着手查夜幕的时候。听张继科的描述总觉得周雨是个一米八几的糙汉,没想到见了真人,却是个说话带点鼻音语尾上扬,赭色的眸子清澈透亮带着琥珀的剔透感的温柔的男人。反差实在太大了。
 
        也许因为周雨是黑道的人,而樊振东是黑道安插在警察里的卧底,所以樊振东对周雨莫名的有好感。见到他就有一种归属感,觉得自己跟他是一样的,他跟自己是一类人。那种归属感牵引着樊振东跟周雨接触的次数越来越多,以至于最后,已经弄不清樊振东是想通过周雨来寻求跟黑道的一丝关联,还是单纯的想要跟周雨有些关联了。
 
        樊振东长叹口气,捏了捏鼻梁回答周恺:“嗯,夜幕的老板来着,怎么了?”周恺停了车换了档,前方的红灯数字不断跳动着,鲜红的灯光映在两个人的脸上。
 
        周恺瞥了副驾驶的人一眼,眉头微皱。
 
        “代号‘麦克风’,是你接下来要接头的对象。”
 
 
 
         tbc.

评论(3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