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胖雨】又红又专(1)

☞试水,与花花的联文 @嫖尽长安花
☞少东家胖×保安雨
    其他cp随机掉落
☞au,ooc,放飞自我
 
 
1.

        七月份的天真是热的人没脾气,炽热的阳光灼伤了大地,燥热弥散在空气里,压的每个人都难以呼吸。好在门房不大点空间配了个马力强劲的电风扇,呼呼的吹着,呆在这小房子里也没那么难受了。
 
       周雨叼着根冰棍翻着手里的书。大学才刚放了假,周雨不想浪费暑假,正巧碰见这家企业招保安,就跑来应聘当了暑期工。虽说这保安跟他原本的专业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不过好歹是社会实践,回学校也能搞出个又红又专的社会实践论文呢。
 
        周雨这正看着专业书呢,雷声轰隆隆的响彻云霄,天气说变就变,豆大的雨点接二连三的砸下来。周雨将最后一块冰含在嘴里,把木棍扔进垃圾桶,打算收起停车场前的道闸。
 
        “怎么说下雨就下雨啊!”
 
        一个人跑到了门房前的屋檐底下躲雨,周雨通过门房的玻璃窗,只能看见那人的背影。寸头剪的整齐,鬓角和后脑勺的头发剃到见白,黑色的Polo衫肩头氲成一团深色。路过的高中生?周雨想着,拉开玻璃窗。
 
        “小同学,避雨啊?”周雨问,他这人爱跟人聊天说话,嘴总是闲不下来。被唤作小同学的人转过头,有些惊讶,大概是没想到周雨会跟自己说话吧。他盯着周雨愣了两秒,这才眨巴眨巴眼睛说:“是啊,雨太大了。”“天变得,没点征兆啊可真烦人。你是要去上课吗?”周雨问,小同学也不觉得烦:“不啊,我是这里实习的。”“哦,实习生吗?诶?你看着可一点都不像比我大的啊,我还是大学生呢。”
 
        雨水打在水泥地上,溅起的水花毛茸茸一片。雨滴打在积水里,翻起一个水泡,又噗的被下一颗雨点打破。屋檐已经断断续续往下滴水了,周雨干脆打开了门,让对方进来坐。小同学也不客气,进了门房拉了小马扎就坐下来。周雨本想给他倒个茶,发现没有水了,只好拿水壶接了自来水放在电磁炉上面现热。
 
       “我也是大学生,暑期来这实习一下。”那人说,周雨笑起来:“巧了,我是来这打暑期工的。你大几啊?”“大一。”“我大二,那你可得叫哥哥了。”那人扫了一眼挂在周雨胸前的胸牌,笑着叫道:“雨哥。”
 
        小同学笑起来脸颊的苹果肌微微隆起,左右脸颊不一般高的小痣随着肌肉的动作微微向上移动了些。他大概本来皮肤就白,气温一低,肤色更显得有些青白了。他声音还带点少年郎的软糯,一个哥叫的人心尖颤,周雨心一瞬软的一塌糊涂的,对这个素不相识的小少年立马有了几分当朋友的好感。
 
        一开始还有些拘束,结果越聊越发现共同话题之多,一问学校还发现两人就是校友,于是彻底放飞了自我开始天南地北的扯。
 
        “你在办公室实习还好,我跟你讲啊,保安工资好低的!我打一个月暑期工好像才一两千块钱,那老师傅长期也比这高不了多少。要不是我见不到老板,真希望能给他建议建议让他给基层员工加点薪。”周雨边说边关了已经呜呜叫的壶,“诶,你喝茶吗?”小同学摇了摇头:“我爱喝甜的。”“哦……那我下次准备点果汁吧?到时候你下班碰上我值班来门房里多跟我聊会,一个人呆着可无聊了。”小同学笑起来,周雨这么爱聊天,一个人呆门房肯定收不住啊。
 
         雷阵雨下不了多久,不到半个小时,积雨云就散了,漏出蔚蓝的天空。西方天际太阳已经没下去了一半,余晖将残留的白云染成艳丽的橘红。
 
        “天晴了,你要赶紧回家吗?”周雨问,小同学嗯了一声,起身活动了一下身子,伸了个懒腰就要与周雨告别了。“等下,你叫什么呀?以后开学我也好找你。”周雨拉住他,落在小同学肩上的手没搁多久又收回来。“樊振东,叫我小胖就行了雨哥。”他说,打开门冲周雨挥了挥手,就离开了这小小的门房。
 
        屋檐上挂着的水珠啪嗒一下落下来,掉在一滩积水里,弄皱了青天白云的倒影。
 
        樊?说起来,周雨打工的这个企业,好像就叫樊氏集团来着?不会是跟老板有关系的人吧?
 
 
        第二天周雨来跟另一个老师傅交接班,老师傅换了一身保安的衣服,笑呵呵的说:“听楼里保洁的大妈们说少东家提建议要改善咱基层员工的福利呐,说要涨工资来着……诶,少东家也真是个好孩子。”周雨心里咯噔一下:“师傅啊,少东家叫啥啊?”“叫啥?好像是,樊……樊振东?”
 
        What?所以我昨天跟老板的儿子扯了将近半个小时还跟他抱怨了工资低?
 
 
        tbc.

评论(38)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