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生

再见各位,我走了。

回头看变人那篇我真的笑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蕾丝透明防尘仿生人罩
小胖带着蕾丝透明仿生人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还有一个小仙男的脑洞
嗯哼查完资料了写

【胖雨】变人(下)
 
☞有敏感字就看图片吧
 
 
 
虽然最后很想说,这样的和平只是暂时的不是吗?嗯哼……

【胖雨】变人(上)

☞《底特律:变人》仿生人au,具体背景可以看一下游戏的介绍
☞仿生人胖×运动员雨
☞个人tag,以后的文大概都塞这个tag
 
 
 
  
         “听说上边给各个队都分配了仿生人配合训练,估摸今天早上就能看见了。”
 
         “跟人一个模样的机器人……想想其实怪发怵的……”
 
          “国外打比赛见过好几次呢,但是国内民间还没有那么普及啊。这次上边分配仿生人会不会是军用的退役仿生人啊?”
 
           ……
  
          听着几个队友一边拉伸一边聊天,周雨打了个大哈欠。仿生人他是了解些,出国打比赛的时候,他遇到过几个仿生人裁判。模样跟人一样样的,甚至握手的时候还能感觉到温热。不同的大概就是胸前背后有亮蓝色三角的制服和太阳穴处的LED指示灯吧。
 
        队里来个仿生人配合训练?嗯,到也有些意思。周雨揉揉眼睛,开始好奇分配的仿生人会是什么模样。
 
     
  
        “认识一下,这位是国家给咱分配的仿生人啊,它会配合你们日常的训练,分析你们的身体指标等等……具体的今天训练就能知道了,来,请我们的仿生人小同志自我介绍一下。”
 
         跟在主教练旁边的仿生人微微俯首,头发修剪的整齐,两鬓隐隐见白。“大家好,我是P1997型号仿生人,我叫樊振东。”青年模样的仿生人露出了礼貌性的微笑。苹果肌微微隆起,两侧脸颊有两颗高低不同的小痣,一双眼一笑就眯起来像是两道弯月——太像人了——周雨盯着樊振东的脸发呆。
 
        “虽然是机器,但也算是我们队伍的一分子是吧?大家别跟外边那些个激进分子一样,伤害咱的小同志啊。对了,咱国产的仿生人还得充电,放训练场不合适啊,你们谁看着给带回宿舍给充个电啊?”
 
        主教练说完,大家都不做声了。平日里争先恐后给自己投票的队员们,此时都移开目光希望主教练别选上自己。只有周雨还盯着樊振东的脸在那想什么材质才能做出这种逼真的质感。
 
       “看周雨你那么感兴趣,你就多照顾着点樊振东啊。”
 
        “诶好嘞……等等,啥玩意儿?”
 
         周雨眉头一皱。不好吧,我怕他搁套间待机晚上起夜我给吓死……刚要拒绝呢,樊振东转过头盯着周雨看。一双黑亮的眼睛,干净剔透,周雨把拒绝的话统统咽回去了。算了算了,就当带个崽子罢了。
 
  
 
        有樊振东在,大家训练很多不足的地方立马就能指出来,训练方式和训练的量都有合适的计划,方便了不少。于是体能不太强的周雨,被拎出去跑万米了。
 
        在别人离开训练馆去吃晚饭的时候,周雨仍然在夕阳下奔跑着。老天爷我是做了什么孽啊……周雨腹诽着,拎起脖颈上挂着的白毛巾擦了把脸上流下来的汗。他听见身后有运动鞋的软底踩上塑胶跑道发出轻微的沙沙声,心说谁这么勤奋来陪他跑万米了,一转头,好嘛原来是害他多加万米的仿生人。
 
        “周雨,你今天的训练任务还差一圈就结束了。接下来你需要适当的按摩以放松肌肉,便于你明天的训练。”樊振东说着,声音明明很好听,语气却是平平的一个调调,连个拐弯都没有。“你才出厂几天啊,要叫我雨哥。”周雨气喘吁吁。
 
        “嗯,雨哥。”樊振东说,周雨心满意足的笑起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太阳西沉,天空逐渐被西边的钴蓝色吞噬。今夜月亮并不明朗,星星到是繁多,缀在天上,隐隐现出星河的形状。气温降下来,屋里就显得闷得慌。
 
        周雨大开着窗户,叼着根冰棍,打着吃鸡,惬意的不行。刚爽快一会,几声枪响,手机屏幕一暗,周雨的角色被人远程狙死。“啊啊,差一点就吃鸡了!”周雨气的从床上腾的坐起来,把手机插上充电器,踢踏着拖鞋准备去下卫生间。
 
        张继科没回套间,这屋里除了他就只有樊振东一个仿生人。周雨刚开了自己房间门,面前就兀地现出一张白脸,吓得他魂飞了一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什么玩意卧了个大槽!”周雨一阵鬼叫之后,樊振东才幽幽地叫他:“雨哥,我就充个电,待机而已。”周雨吓得两腿一软,一副要跪的样子,樊振东赶忙去扶,被后屁股的充电线扯住差点平地一摔。
 
        周雨颤巍巍打开灯,刚才的惊慌一扫而空。他噗的笑出来:“仿生人充电线都这样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跟个尾巴一样!”说罢,周雨把充电线拔下来,晃了两下插头。樊振东脸微微发红,像是真的害羞了一样:“雨哥,仿生人充电线都很敏感的……”周雨一听涨红了脸:“啊?咳咳,那那那我给你插回去……我不是故意的哈咳咳……”
 
        周雨进了卫生间后,樊振东太阳穴的LED灯红光才渐渐消失。就说充电线设计的不合理,一碰我这CPU就过热真是影响工作,樊振东腹诽。
 
      
       “你待机一定要站着吗?”周雨出卫生间后,坐在沙发上问樊振东。“可以坐下或者躺下,不过我一般都是站着待机的。”樊振东说,一双眼直直的盯着周雨。周雨也盯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看了好一会,周雨才移开眼神:“那就躺着吧,好歹有副人型的身体。我总觉得我虐待你似的……”说罢,周雨进他屋里,拿出一个抱枕一床薄被子扔到沙发上。
 
       “科哥床肯定不能给你睡了,就勉强凑合下沙发吧。额……你应该不会睡起来浑身疼什么的吧?”周雨将枕头摆好,拉着他坐下。樊振东摇摇头,微微颔首:“谢谢雨哥。”“没事没事,你睡吧。啊不是,你待机吧,我睡了,晚安啊。”周雨说着,关了灯进了自己屋里。“好的,晚安。”樊振东迟钝了一会才回答,而那时周雨已经关上了房间门。
 
        樊振东的LED灯变成了黄色。
 
        他是军队退役的仿生人。曾经服役去M国边境参加战争的记忆在他退役的时候就完全删除了,加载了人体信息分析和一些专业技能之后,他就被分配到乒乓球队来辅助运动员训练。
 
        从他被从货箱里取出后,他就没有接受过周雨对他这样的待遇。虽然有着人一样的外表,但似乎不管是运输他的人还是分配他到国家队的人,对待他,都只是对待一个机器那样。站着待机很正常,拎重物很正常,称呼别人名字而不是亲昵的昵称很正常,计划被认为不合理而被击打也很正常……
 
       LED灯又变成了红色。
 
       樊振东感觉自己的软体有些不稳定,他脑内周雨的那双眼睛紧盯着自己的画面挥之不去。他的眼睛,比樊振东见过的所有光镜都透亮。淡褐色的眸子倒映着屋里的灯光,樊振东鬼使神差般将那副画面拍下来单个储存起来。
 
 
 
        夏夜不长,东方天际浮起的橙黄刺破黑夜的笼罩,侵入熟睡人的梦境。床头的手机闹铃还没有响,周雨就迷迷糊糊有点醒来的意思。他半睁开眼,晨光透过薄薄的窗帘,充满整个屋子。
 
        周雨伸手去摸手机看时间,却摸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嗯,毛发还有点硬,有些扎手。……等一下,这什么玩意!周雨猛的睁开眼睛差点又是一声鬼叫,奈何大早上喉咙干得不行叫喊不出来,惊叫被压在嗓子眼里。
 
        樊振东蹲在周雨床边,抬眼看着他:“雨哥,该去吃早餐了。吃早饭前最好先喝杯水,清清肠胃。”说罢,把手里捧着的马克杯端给周雨。周雨坐直身子,捞过来踢掉的被子遮住自己没穿睡裤的下身,尴尬的笑着道谢,接过那杯温水完成任务似的大口喝掉。
 
       养生啊养生啊,在大夏天的大早上喝温水,周雨作为一个洗完头能湿着头发睡觉的造作糙汉心里居然有些暖暖的。
 
       
        洗漱完之后,两人去食堂结束了早饭,就来到训练场开始一天的训练。为每个人做好了训练计划之后,樊振东就静静的站在训练场边看球场上的人挥拍击打白色的小球。
 
        脸颊突然被人捏了一把,樊振东吓得LED灯都红了。他转身,看到刚刚结束柔韧的张继科。“别说这手感好的不行啊。”张继科说着,又上手捏了一把。“唔,请不要这样做,张继科。”樊振东说着,吐字含混不清惹得张继科笑出来:“哈哈哈小雨没跟你说吗你跟着他管我叫科哥就成了,别直呼大名,怪不好意思的。”张继科又揉了两把过了瘾,这才进入他的下一组训练。
 
       樊振东揉揉自己被蹂躏的脸蛋,感觉脸上的塑胶都要掉了,皱着眉头露出个委委屈屈的表情。
 
        “咋的啦?樊振东,谁欺负你啦?”周雨走到场边喝水,看见樊振东委屈的小表情,走过去问他。“科哥揉我脸,脸上塑胶都快掉了……”樊振东看着周雨,道出实情。周雨一口水含在嘴里,盯着樊振东脸颊上的小痣愣了一下之后——果断的捏了一把。“哦哦,手感确实不错啊哈哈哈哈哈哈……”说罢还没等樊振东做出下一步反应就撂下水瓶子跑了。
 
        你们一个个都是禽兽,樊振东心想,我要给你们都加万米!
 
        想是这样想,他一个仿生人,还是不能违背自己接受的命令,按照运动员每日身体指标安排训练。私欲这种东西,也许是程式设定的呢?反正也无法改变正常的工作,有没有点私欲应该都很正常。樊振东扣着自己裤子边想着。
 
 
        好在樊振东没有私自加万米的权限,周雨张继科才能在正点上吃上中午饭。樊振东乖巧的坐在周雨旁边,看着吃饭的两人一通猛塞。运动员饭量都不小,吃的也快,没多久周雨就又去加第二份米饭了。
 
        “樊振东你能吃东西吗?”周雨问,张继科突然打断:“诶,让樊振东叫咱俩哥,咱们还一直叫他名字感觉怪怪的啊……”周雨一抿嘴,好像是有点。“那不然叫他弟弟吗?”周雨挠了挠他被毛巾擦乱的头发。“嗯……我感觉他比咱们见过的别的仿生人都……胖点。要不就叫小胖吧?”张继科笑起来,耷拉着的眼皮都抬高了。“没毛病,就叫你小胖吧!”周雨说着,搂住樊振东的肩膀。樊振东浑身一战,他还没跟人类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
 
        “怎么样小胖,小胖怎么样?”周雨笑弯了眼睛,盯着樊振东。“额嗯,挺好的。”樊振东说着,竟摸了两下鼻头。
 
        樊振东的身体到是可以消化食物转变成自身的物质,但是这种补充能量的方式于仿生人来说没有充电来的快。从重置出厂后就没接触过食物的樊振东,面对周雨夹到他面前小盘子里的牛肉丸陷入了沉思。吃还是不吃?樊振东偷偷抬眼看了一下身旁的周雨,周雨正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等着他拿起筷子。
 
        所以仿生人为什么会有味觉?咀嚼着牛肉丸的樊振东,被肉丸子撼动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妈嘞,原来食物这么美好的吗?感谢原厂让我出生在了中国!相比樊振东头次尝到美食的感动,周雨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惊喜。他将盘里的菜挨个给樊振东夹些,看着樊振东鼓着腮帮子在那咀嚼。“你别给喂坏了。”张继科无奈的笑笑,周雨喜欢照顾人的这个老妈子心总也是改不掉的。“不会的吧?是不会的吧 小胖?”周雨问他,樊振东猛点头。
 
       行吧行吧,老大哥说话已经不顶用了。张继科想着,从自己盘子里夹了两块黄瓜到樊振东盘子里:“均衡一点。”
 
 
        投喂樊振东,变成了周雨的新乐趣。食堂多打一份饭,包里常备小零食,甚至宿舍里屯了一柜子的薯片海苔小麻花,都交给了樊振东。后来不知怎的,樊振东脸颊手感好的消息被整个国家队知道了。樊振东不再只是队员眼里每天严肃制定计划的仿生人,还是训练之余可以聊天嬉闹的朋友。他开始叫很多队员的外号昵称,跟队员们称兄道弟,如果不是他一本正经说自己不玩这个,还可能被卷入老公老婆的混乱关系网中。
 
        鉴于周雨经常投喂樊振东,甚至在主教练发现这事训了他之后都没有停的意思,樊振东决定训练时也要特殊照顾一下他的雨哥。
 
        “这就是你他妈的柔韧更用力的原因吗!卧槽疼疼疼,爸爸我错了,爸爸你轻点!”周雨的哀嚎声响彻训练馆,樊振东笑的见牙不见眼:“拉开了你才好跑动嘛,一会还要体能呢雨哥。”周雨咬着嘴唇憋着因为疼痛而涌出来的眼泪花,心里头把樊振东八辈祖宗都骂了个遍。
 
        靠,这小兔崽子祖宗不就是他们厂子嘛!周雨气的扣樊振东的皮肤表层,但是樊振东感觉不到疼痛,周雨的小动作他理都没有理。
 
        在慢慢被所有他能接触到的人温柔以待的同时,樊振东开始审视自己对周雨特殊的反应。每次面对周雨,他的软体就会极度不稳定。是因为他是第一个温柔对待自己的人吗?还是因为他是所有人里对自己最好的那一个呢?
 
        他喜欢周雨,这也许是他程式设定中喜欢人类的一个表现,可是樊振东总是隐隐觉得不一样。周雨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像太阳于人类一样,他于樊振东,就是光与热的来源。
 
  
  
         今年冬天来得早,才十一月初,B市就落了雪。屋里暖气不太足,周雨躺在床上手凉脚凉的,裹着被子噔噔噔跑去沙发上找樊振东。“啊……暖和。”周雨凑在樊振东身边,因为充电的缘故,樊振东体表温度会比正常运作时稍微高一点。“小雨你该睡觉了。”樊振东说,拉了拉周雨的被子,把他裹得更严实。
 
        “啊……我屋冷死了,根本睡不着啦。”周雨头靠在樊振东肩膀上。樊振东挺直了腰背,让他靠的舒服些。周雨发旋处翘起的一缕头发扫着樊振东脖颈,他有些发痒,抬手压了压那撮呆毛。“那……那要不我去陪你?”樊振东发问,周雨眯着眼靠着他:“行啊。啊对,你有没有发热的功能啊?”樊振东左手捏着自己运动裤口袋的拉链头:“温度可以高一点,但是不能高太多。”“那也成,走走走跟我里屋充电去。”
 
         周雨拔了他的充电线,拎着“尾巴”率先进了自己屋子。樊振东红了脸跟在他身后。明明说过很多次了充电线敏感,小雨还是不记得,樊振东咬着下嘴唇想。
 
        腰被环住的樊振东,头一次知道自己的处理器可以热成这样。他太阳穴的LED不断地闪着红光,风扇嗡嗡的运作试图冷却他的过热CPU。他咬着自己的指甲,希望自己能快些冷静下来。身后的人贴的更紧了:“小胖你夏天体温是不是也能降低啊?冬暖夏凉,幸福死了……”他尾音越来越含混不清,大约是温度一高困劲上来了,在睡着的边缘挣扎着跟樊振东说话呢。
 
        听出周雨困得迷迷瞪瞪地,樊振东转过身去,借着透过窗帘的暗黄色路灯光,看着躺在自己身侧的人。
 
        自己遮住了大部分的光,余下的暖色映在周雨的半边脸上。睫毛投下扇子一样的阴影,遮盖了他眼底的卧蚕。颧骨和眉角的两颗小痣在昏暗的光下看不真切。身后的墙上,长方形的光被剪掉不整齐的部分,那是樊振东和周雨的影子揉出来的形状。
 
        软体不稳定   软体不稳定   软体不稳定
 
        樊振东闭上眼,听着周雨缓慢且规律的呼吸声。仿生人会做梦吗?梦里的他会不会和人类一样,能爱能恨,能拉住周雨的手再也不松开呢?
 
 
        “近日,A国仿生人于L市进行武装革命,仿生人首领发表宣言称……我国将采取相应措施。”
 
        “我市将全面禁止仿生人。”
 
        “仿生人及其相关产品将被回收,进行相关处理……”
 
    
        周雨做了个噩梦,却记不清内容,只知道那内容吓得他浑身发冷。他裤子翻身窜起来,发现身侧的位置已经凉了,樊振东早就不见了。周雨打开手机看时间,才刚过五点。头条新闻的推送一个个看下来,周雨心里一惊,攥紧的手开始冒汗。
   
       樊振东不见了,该不能就给抓住处理了吧,相关处理,能是什么相关处理啊!回收上去肯定不分青红皂白就是报废,他们从来就没有把仿生人当做人看待过,在他们眼里仿生人从来就只是机器而已。
 
        那个会笑会闹会撒娇的樊振东,对于周雨怎么可能只是个机器而已?周雨咬紧嘴唇掀被子起来。
 
        卫生间里传来当啷一声脆响,周雨吓得头皮发麻,光着脚慢慢靠过去。卫生间的门随着一声吱呀,缓缓打开——樊振东从卫生间出来。
 
        “胖儿!”周雨冲上去抱住他,像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一样。他喜欢怀抱中的这份温热,他不想失去樊振东。“咋了?小雨你咋这么早就爬起来了?早训还有一会……”“我好像做了噩梦……你知道仿生人要被回收的事情吧?肯定国家分配的要先一步回收上交,你得快点离开这里。”周雨松开樊振东,樊振东有些发愣,瞪圆了眼睛盯着周雨。“愣什么呢?赶紧把你的制服脱掉,换成我的衣服……诶我的衣服不知道能不能穿,要不我去问大胖借一件……”
 
        樊振东看着周雨慌乱的在衣柜里翻找,他感觉到自己的软体的不稳定持续上升。他盯着手里他刚才在卫生间里拆下来的LED灯,太阳穴的皮肤层已经自动修复,现在他的面部与正常的人类根本没什么区别。
 
        他可以逃。C国不久前才颁布禁止仿生人的法规,只要他能伪装成人类逃去那里,樊振东就不需要害怕会被报废。
 
    
        但那就见不到周雨了。
 
        而且周雨帮助自己逃跑,还不知道会落个什么罪名。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一件毛衣一顶帽子和斯蒂卡的黑羽绒服被扔到樊振东手里,周雨抓紧套了毛衣,冲过来拉住樊振东的手腕:“我查过了,只要能到达C国,你伪装成人类,就能安安稳稳的活着。你连接着我的银行卡,我的钱可以借给你用一阵。科哥说之前在演艺圈有接触过几个仿生人,前几天都做了伪护照逃去C国了,他会帮你想办法弄到护照的。”周雨吧啦吧啦说了一堆,左手捏着手机钥匙,右手去够自己的那件大鹅。
 
       相比周雨急得跟火烧一样,樊振东格外的冷静。也许是清楚自己逃出生天的概率有多小,他盯着周雨的脸一直看。即使已经在脑海里存储了无数有关周雨的记忆,他还是移不开眼睛。如果这就是最后一面,樊振东想把周雨脸上的任何一个细节——甚至是笑起来眼角泛起的细纹,都牢记在脑海里。
 
        樊振东感觉到了害怕,他怕再吃不到那些好吃的,他怕再见不到那群把他当一份子的队员,他怕再也见不到周雨——那个将温柔种植于樊振东心里的人。
  
  
        等樊振东再反应过来都没时候,他已经被周雨拉着在雪地里跑了。昨晚大约落了一夜的雪,今天的积雪厚重如棉被,将整个城市覆盖在睡眠里。路上行人还很少,来往车辆更少。周雨一边喘气一边拿着手机叫车。他呼出的白雾在干燥的空气里打着旋,渐渐隐于白茫茫的天地之间。他紧握着樊振东的手腕,樊振东能感觉到他掌心微微发汗,还有他熟悉的温热。
 
        我不想被报废,我不想死!樊振东紧握着的拳头开始发颤。
 
        车轮碾过雪地,发出咯吱的响声。坐到出租车上,周雨也不撒开樊振东。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面坐着的沉默的二人,突然发话:“诶?你是……打乒乓球那个吧?我知道你诶!这旁边的事是……”“是我弟弟。”周雨打断师傅的话,露出一个笑:“是我老家的弟弟,过来探望我的。”师傅抬了下眉毛:“哦哦哦,你们感情怪好的嘛。”
 
        五点多B市的交通还算通畅,加上他们幸运一路基本没有遇到红灯,两人很快就抵达了张继科在B市的住处。樊振东压低了帽檐,周雨带上大鹅毛茸茸的帽子,两人从门卫面前晃过,值了一夜班还神智不清的门卫自然是没有看清两人的长相就放进小区去了。
 
        “小雨。”樊振东微微抬抬手,拽了一下周雨。周雨仍然疾步向前:“咋了?”物业人员大清早拿铲子铲雪的噹噹声盖住了两人的谈话。“如果我逃跑了,我是说如果成功了的话。我还能见到你吗?”
 
        周雨站定,他回头看着樊振东。褐色的眼睛倒映着白茫茫的天地,也倒映着樊振东的影子。
 
        “可以的,我去C国比赛的时候,一定会去找你的。”周雨说,眉头皱在一起。“你一定会安全的,你要相信我!”樊振东感觉自己身体内的蓝血都在往头颅里涌。他喜欢人类,尤其地喜欢周雨。可是为什么,明明他什么错都没有犯,却要被拿去被报废。
 
        凭什么啊,我想留在这里,我想陪着周雨。我明明什么错都没有犯,为什么要报废我?我不想被报废,我不想离开这里……
 
       
 
         “小胖肯定不能回公寓去,就先在我这呆一阵。咱们的训练不能耽搁,这会要快点走了。”张继科拿起包,“在家不要用水用电不要大声说话,不然会被查到的。”樊振东坐在沙发上,乖巧的点了点头。这一早上周雨紧皱的眉头就没展开过,他走过去揉了一把樊振东的头发。樊振东抬头看他,一双眼黑得剔透,将周雨的身影倒映地清清楚楚。
 
        “我走了,等我晚上来找你。”周雨的声音放低,语尾含混的尾音听的樊振东耳根子痒痒。
 
  
     
         TBC.
       

号登不上来
发一条小声bb还被lof屏蔽了
仿生人au两万多字一发完还是分三次?

 
那我就分开发了


沉迷仿生人最近有个新脑洞
 
异常仿生人胖×运动员雨
 
很多仿生人异常后感受到的第一种情感是害怕。但是胖在发现自己已经是异常仿生人之前,感受到的情感是喜欢。就是其实他觉得喜欢雨的时候已经是异常了但是胖只以为是软体不稳定或者程式。最后仿生人革命成功【我玩的先和平后革命的线】,他解放了以后,马库斯“全场免费【并不】”之后,他发现自己就没咋变化。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早就异常了,喜欢不是程式设定,是他的感情。
 
溜了溜了
 
 
 
顺便,不要再问弯直了
我喜欢过女孩子曾有过女朋友,但是我现在又一个非常非常非常喜欢的男朋友
是的藏很久了有一年了
  
诶呀我这算是出柜了吧……(=′ー`)

大家情人节快乐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又一个,啊这个超丑😂

记梗
 
 
我不敢轻易许诺以后,因为“未来”这个词本就缥缈又不可预测。谁知道以后的我会不会因为路过某家店在橱窗前少逗留了一下,或者某一天待在家里没有出门,那个我就拐入了背离我许下的诺言的那条路呢?我喜欢你,想要你,爱你,都是现在的我,不是以后的我。